孩子讨厌的样子!

最近,小九月的妈妈越来越看不惯女儿的样子。九月妈是一家公司的中层领导干部,做事干净利落,细致周到,大方得体,有条不紊。

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是另一种巴适

前些日子谈到了父母来京,虽然很高兴有家人的陪伴,但是在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焦虑感越发的明显。

如果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

跟你们见面的日子,天是晴的,风也是舒服和温柔的。从学校打顺风车,和心怡一起,开往花花的学校。下车后,花花藏在牌匾后面,装做我们没看见她。恰逢专升本考试,我们只去了她学校的饭堂和图书馆。刚进校门,就被学校贵族气息的建筑所惊讶。 一路上都在惊叹这也太好看了吧,图书馆面积非常大,座位对面还有隔板,真的是实名羡慕了。操场还有一排排的座位,真的是电视中看到的学校了。我们简单在食堂吃了就出去看风景了。公路两边整齐的大树,为路过的行人挡住了太阳。不远处还有一个华南师范大学(南海校区),湖边周围的景色翠绿的像碧玉。 步行到了阳光广场,照旧点了雪糕和各自喜欢的奶茶,坐在板凳上闲聊。下午坐公交去佛山岭南天地,人与人,花草树木,阳光和各种喧闹声,还有琳琅满目的小摊,佛山看起来比广州的节奏慢多了。 花花说周末比工作日要多人,每条巷子差不多都是家庭朋友一起出游,有人化着精致的妆容拍照,有人推着婴儿车拍视频,还有一些阿姨穿梭在人群中工作。这么美的景色我们当然也不放过,走到好看的地方就停下来拍照。巷子的风不大不小,很轻很温柔。在一间房子后面看到了语文课本的爬山虎。我非常喜欢和享受跟她们在一起的时间,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我们都是“差不多姑娘”,跟她们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很舒服。 拍完照差不多五点,走路走累了,拍照也拍的七七八八,我们开始在手机找附近的美食。最终选定了去吃姜太公烤鱼,等菜期间我拿出我的耳夹来给她们戴,不过太浮夸了,买来也就是为了拍照。烤鱼很好吃,青菜在吸收汤汁后变得格外辣,吃起饭来又开始聊八卦。 吃完饭已经六点多,打车回宾馆,本来计划去千灯湖,但是我们累的不行,心心子说咱们订个千灯湖附近的酒店都没去成。啊花直接打车,所以我们在九点多又跑出去了千灯湖!!!去到目的地,看到佛山舞狮的视频被投影仪投在那里的高楼大厦,音乐响彻,人们都举起手机拍摄。我们看了一会会就走路回去了,路程也不远,但是走还是挺费劲的。路上花花子的男朋友发视频说要过来,所以我们又去吃了一顿夜宵。回来洗漱后差不多两点睡觉。

快乐的胡达古拉(五十七)

第二十一章1、二叔他们开始行动了 “王府春”酒店在村委会大门东侧,这里是村民们一般请客会友的地方。老板福春是一位50多岁的女人,她男人只管干活儿,店里店外的忙活,什么为客人点单收钱记账的事儿全是她的。 这天中午时分,吴二叔带着李大掰划等几个人来到小酒店。福春一看主任来了,满面笑容的迎上去,把他们接到酒店最好的雅间,殷勤的询问: “吴主任你们好!今天想吃点什么?” “拣我们爱吃的随便掂兑四个菜,不忙上。先上壶奶茶,我们要说会儿话。” “好了!那就上最里边的雅间吧。那里肃静。” 随着福春热情的招呼,吴二叔他们四个人走进了雅间。这是一间最里面的餐室,中间摆放的是8人餐桌。二叔径直坐在首位,李二旦、七十六抢先分左右坐下,“官二哥”金老二就只能坐在二叔的对面了。 福春提着一壶奶茶跟了进来,摆好茶具,从二叔开始逐一为他们斟满奶茶。然后问二叔:“菜好了就上?喝点什么酒啊?还是王府宴酒吗?” 二叔点点头,挥挥手说:“行啊,行啊!回身你把门带上,我们唠会儿嗑。” 看福春走了,二叔对金老二说:“你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老二说:“我就听说我老婆说是老武奎父女两人蹿登着达古拉竞选村主任呢。细枝百叶的我也不太清楚。” 李二旦说:“老武奎去找胡达古拉妈了,他觉得胡达古拉妈肯定会支持达古拉竞选村主任的,没想到胡达古拉妈连‘隔儿’都没打,马上就给了老武奎一个‘橛子剜!’俩人还闹了个‘半红脸’。还有就是文秀直接去找乌力吉和达古拉了游说了,只是他们俩口子的态度也不明朗。” 七十六对吴二叔说:“没啥大不了的吧,就老武奎爷俩儿能有多大能量?更何况胡达古拉也不是个不知轻重,不知深浅的愣头青,她知道自己和你竞选没有胜算,所以他老武奎爷俩儿蹿登也是白蹿登。她是不会和你叫这个‘板’的。吴主任你大可放心,王府村的大旗还得你扛!” “是啊!” “是啊!” 李二旦和金老二也随声附和。 吴二叔喝着奶茶,不动声色的听几个人的对话,听他们说完了,故作轻松的说:“其实啊,这几年我就想歇歇不干了,只不过是没有合适的人接手,巴不得有人替替我。只是现在,出来个女人和我竞选,让我心里不大舒坦。我倒是不担心胡达古拉参加竞选会把我给选下去,我只是想不通我老吴操心受累的干了这多年,竟然有人推出个女人来和我竞选!”

快乐的胡达古拉(五十六)

第二十章2、找个帮手 胡达古拉来到文秀家,对文秀说:“有功夫没?” 文秀:“啥事?” 达古拉:“我要去找杠爷的两个儿媳妇,给他们调解调解,把她们家的父子婆媳矛盾解决一下,抄理抄理这个难题。你有兴趣就和我一块儿去,没兴趣就拉倒。” 文秀:“你稍微等我十分钟,我倒饬倒饬就走!” 达古拉:“麻利地儿!倒饬个啥劲儿啊!” 看着文秀又是描眉又是画脸,又是梳头又是照镜子的紧忙活,达古拉感慨的说:“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臭美个啥劲儿!” 文秀一边化妆一边回应:“女人的脸和条啊,是最重要的!老来俏、老来俏,老了不俏没人要!” 胡达古拉:“你还想有人要?莫非还有红杏出墙的贼心?百岁不收拾你才怪呢!”

学习方能成长

从第一次的《我想慢吞吞》到《苏轼教你发朋友圈》到今天的《端午粽》,我已经深深被徐老师折服,每每听完徐老师的课总觉作为一名语文老师的我要学的太多了。 一、课堂需要真研真教。 徐老师在《端午粽》一课中,主要是围绕课文中隐形的语文要素,“读好长句子”来开展教学的。纵观整个课堂,发现徐老师一直在用心带着孩子从读对每个字音,读好每个词语,读好停顿,这样有梯度而循序渐进地带着学生读好长句子,没有硬生生的“再试试”。在朗读指导过程中,老师巧妙地创设情境,恰当地运用激励性的语言引导孩子们津津有味地读,孩子们乐在其中,下面听课的老师也是一种享受。为了让孩子更直观地感受奶奶包的粽子又香又黏,老师在课堂为孩子们分享粽子,让他们亲口尝尝又香又黏端午粽,尝尝红红的枣,既奖励了孩子又充分调动了孩子的积极性,让我也好想去试试!徐老师的课堂如春雨润物细无声,她把教育的种子悄悄埋进孩子的心田。也让我再一次体会到要想上好一节课,一定要先认真研读文本,站在学生的角度精心安排教学内容,设计好教学环节,让课堂高效,让学生们乐学。 二、课堂真的需要智慧。 走出徐老师的课堂,我开始反思我的教学,为什么自己的课堂生成都不是那么自然,少了精彩的呈现?为什么对学生的评评价语总是那么单一,难怪我的学生总是觉得我好严肃!听完徐校长的课一一给了我答案,徐老师对每一个发言的学生不失时机地赞美,适时捕捉学生的闪光点进行评价,把握时机进行对话交流评价,促进师生、生生心灵的沟通,随时随地培养学生学习的兴趣和自信心。还记得徐老师在指导朗读的那个环节时,有一个学生课文读得不够好,但老师并没有去批评他或放任不管,而是给他机会,用引导性的语言让他再次尝试,并及时给予肯定的评价“你真棒!一次比一次有进步!”我想这样的激励比任何物质的奖励都有用,对学生来说这样的话更使他们有成就感,更能激发他们的潜能,以便更好地去学习。课堂是一门艺术,学生是这门艺术的主体,让孩子积极参与其中才是最终的目的。 在学习中成长,在反思中成长,通过这次活动我将在以后的工作中向提升自身素质方面去不断努力,充分利用一切学习机会去积淀自己,去亮丽自己的教学生涯。

三月三

是你,让那个春天老了容颜 是你,让那年汴水起了波澜 是你,温暖了那个季节无边春色 是你,带来了那年料峭春寒

看来,很少有人能做到换位思考,那自己呢?

麦子昨晚定错了闹钟,本来想设置成“07:02”的起床闹钟,选好“07”去设置“02”的时候,想着应该早一些,设置成“06:56”,改好“56”后,忘记改前面的“07”,便成了“07:56”。 早上老太太起来,看到麦子还没去上班,便喊醒了他。 麦子一睁眼,时间是07:14,晚了,完了。 麦子急忙穿上衣服,去厕所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出门了。 较平日出门的晚,路上很多人,大都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尤其到了学校附近,车随意停放,麦子有些心烦,狂按着喇叭,估计很多家长在心里骂了他很多遍,不过麦子安慰自己听不到便不是在骂自己。 就这样,火急火燎的,往单位赶。 万幸,差两分钟就迟到了。 开完早会,坐到工位,看着桌子上键盘上的灰尘,想象着昨晚老鼠在桌子上的嬉笑打闹,麦子觉得像是在讽刺自己的不堪,这么想了,心里有些难受,这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工作环境。 想起18年的一次突击加班,充电桩的项目着急发货,计划下午六点发货,结果五点半才安装好,转调过来,留给调试的时间不多了,只有半小时,加上程序不完善,需要边调试边修改程序,领导跟客户协调着推迟发货时间,改成了次日早上八点半,麦子心里咒骂着,这不明摆着让我们干通宵么。 但骂归骂,活儿还是要干,一直加班到凌晨四点才调试完。 为了让领导知道自己的辛苦,麦子刻意下载了个可以标记时间的相机,收拾完卫生之后,麦子摆拍了一张照片,标记着时间“04:12”,发到工作群里,等着领导的点赞。 果然,没多久,就有一堆赞,看到那些赞,麦子心里平衡了些,感觉加班是值得的。 因为加班超过晚上十二点,第二天可以休一天,但最近充电桩的项目比较多,领导回家之前说只能休半天。麦子心里有些不爽,早上五点回家前,给领导发微信说很累,想在家歇歇,假如有着急项目,可以电话通知,然后再来单位干活。 就这样,在自己的意愿和领导的意见间,各退一步,达成一致。 凌晨五点,回家的路上,本来以为街上会静悄悄,没想到能遇到很多环卫工人在打扫卫生。 麦子每次看到环卫工人,都会想起母亲,想象着假如老母亲也来当环卫工人,会不会一样被别人瞧不起。想到这儿,麦子开始有些心疼这些本该享福却还要四点多起床工作的老年人,暗暗发誓,要好好努力,让老母亲过上好日子,争取以后雇个保姆,伺候老太太。(可在当下的单位一直打工,何时才能让老太太享清福……) 到了家,老太太出去遛弯了,麦子自己在家,简单洗漱后,躺下,翻来覆去的,久久不能入睡,想起了之前在电厂下夜班睡不着的痛苦。 好不容易睡着,同事打来电话,把麦子吵醒,麦子有些生气,把手机仍在一边,被子蒙住头,不去听,努力去睡。 手机还在一直嘟嘟嘟的响个不停。 麦子伸手够到手机,去工作群翻看记录,发现他还点过赞,那意义何在?有着急事么?要不然不会打这么久还不挂断。 麦子不情愿地接通电话,才知道对方只是想问问工具放哪儿了。 麦子耐着性子回完他,然后加了一句“我昨天加班到凌晨五点,刚在睡觉”,作为温柔的抵抗。 同事大概领会到了,道了个歉。 看来,很少有人能做到换位思考,那自己呢?总是替别人考虑,是不是就是怪胎了?算了,不管这些,自己问心无愧便好。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能接受就忍,不想忍就回怼一句,反正不能做绵羊。

杜河安沟

安沟,一个多数人不知道的地名。儿时记忆中的安沟是交通不便,父辈们全靠肩挑背磨。泥巴常常糊满裤角,汗水湿透衣背。

我的烦恼

我的烦恼荒唐无理,只是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位老师——而且还是我的班主任。 大家先看看我爸这个老班子:个儿不算高,吨位不小,天天板着一张脸,再加上那独特的肤色,简直是一个现代“包青天”。 当然,咱不可以貌取人。但是吧,论业绩,他教书近20年,送出去的“重点学生”也是寥寥无几;先后调动了两三个单位,也只混成了一个我看不懂的什么主任和天天跑前跑后的团书;学生对他更是不大敬爱,各种绰号在背地里叫得很响亮……可是,事实就是,这个才貌皆无的人,他就是我爸,就是我的班主任。我能怎样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