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国王,显然我不配-倾力而为的大卫王

如果我是国王,显然我不配-倾力而为的大卫王

常听舞者或百姓在国王面前跳舞,少见国王在普罗大众面前跳舞——大卫王在迎接约柜时,“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极力跳舞。这样,大卫和以色列的全家欢呼吹角,将耶和华的约柜抬上来”(撒下6:14-15)。前任国王扫罗的女儿“米甲从窗户里观看,见大卫王在耶和华面前踊跃跳舞,心里就轻视他”。 如果我是国王,我一定端着架子,以显母仪天下/君临天下。在大街上极力跳舞成何体统,难怪前公主看不起。 大卫王跳完舞,回到家给家眷祝福。米甲出来迎接他,讥诮他“以色列王今日在臣仆的婢女眼前露体,如同一个轻贱人无耻露体一样,有好大的荣耀啊!” 大卫对米甲说:“这是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已拣选我,废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华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为轻贱”。(撒下6:20-22 ) 如果我是国王,显然我不配。 我放不下架子,以为自己真是王,以为百姓应以我为尊,奉我为神明。大卫征服各方,在民众爱戴声中接继为王。他没有以武力威严自居,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乃归荣耀与神。他不在乎世人眼光,他在乎上帝如何看他。他不在乎讨人喜悦,乃在乎讨神喜悦。他想得不是高尔再高,而是更加谦卑。王一心尊主为大,做出典范,民才有章法相信敬畏神。

9月24日记

9月24日记

“地上掉了个柚子,你怎么不捡起来吃?”芷涵笑。“这么多柚子,想吃就摘一个,干嘛要捡?”

又到高粱成熟季节

又到高粱成熟季节

红高粱快熟了。 我记忆中的柳镇南,有个不出名的小站,只有一个员工,一间小瓦房,没有站台,列车停了,一两个人脚蹬路基,即上即走,叫盖家车站。不记得这趟火车从哪始发到哪终点,但去北京必须在锦州中转。

随笔:租房记

随笔:租房记

租房小记(一)那天我在58同城,看到有适合我的出租房,便打通了一个在线电话。电话那端听到年轻女子热情而甜美的语音,只几分钟,便定下了看房子的事。也就几分钟见到了电话里让人向往的具有人情味的女子。

我们家的小狗——“尾巴”

我们家的小狗——“尾巴”

早上那温暖的阳光洒在一只小狗的身上,小狗四肢朝后倾斜,伸了一个“狗版”的懒腰,它就是我们家的小狗——尾巴。

中午炖鱼吃

中午炖鱼吃

周末,安安推迟一个小时上学,她得以多休息一会儿。我跟着沾光,也迟了一点儿。

处江湖而远江湖

处江湖而远江湖

昨天学校老师给孩子布置要背唐诗《风》,解落三秋叶,吹开二月花。特别应景,小城终于想起了现在的季节,吹起了秋风。早上走路时还遇到了一场久违的小雨,也不知道是风从哪里给顺来的,还是老天终于想起这里差了秋天。

亲人

亲人

亲人农历九月的第一天 立在菜地,看光穿过木叶 影子拉得老长 眉豆鼓涨起来了 柿子挂在枝头,长久地沉默 还有一些,被我摘了下来,放进竹篮 哦,晨风在微微地吹 鸦雀的长尾巴,又翘了几翘 木槿花、牵牛花、丝瓜花 以及栾树的红蒴果 很自然地,成为我的 亲人

生活原本琐碎

生活原本琐碎

昨日的感冒,一直昏昏沉沉,走路像踩着棉花,头痛得厉害,流涕,咳嗽,声音终于不再清亮,变成了我所希望的“磁性”嗓音图片。下班,只想倒头就睡,所以没更文。 今天好点儿。 下班后,完成一二三四件必须要完成的上交任务,开始记录几件小事情。 1. 早到校,收了昨天下发的两张需要签字的文件,不得不说小朋友们经过几周的训练,已经相当有模有样,尤其是小组长,两份材料分开收交,很快就整整齐齐摆到了我的面前。 下午发放接种本,全班六十一个人,分给了五个小班长,告诉他们怎么发。听到了C同学小声说:我不认字啊。我说想办法,可以找人帮忙,并再一次告诉小朋友们尤其是班长小组长要迅速记住小组里的人,也要认得他们的名字。 不到一个课间,欣源就告诉我,已经发完了,很快其他人也发完了。 小助手越来越得心应手,好棒,点赞点赞!

与自己

与自己

秋荷秋荷给我什么暗示呢 静止的片刻,白鹭一只接着一只 飞远的,停下的。溪水凉凉的,穿过时光 回到童年的树桩 我相信那些木质的齿痕 而浮尘在午后的光线里乱走 我不说别的 你看:荷静静的 已忘了自己曾经的葱茏 它低垂、折腰 有着明确的指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