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独特的方式爱你

用独特的方式爱你

今天是情人节,永恒的主题就是爱。
那么在生活当中,我们真的做到了爱别人,或者说我们爱的方式是对的吗?

江南就是江南!

江南就是江南!

我不是江南之人,但我也爱江南的景。我爱江南的水,爱江南的桥,爱江南的一砖一瓦,爱江南的烟雨朦胧。我估计,我很有可能是上一辈子在江南呆过,很长很长的时间,或许那里就是我上辈子出生的地方,对那里,我有一种天生的眷恋。

引诱

引诱

今早醒来,看外边没下雨,准备去周至县。 在周至县找到三个古戏楼,四屯镇中旺村一个,哑柏镇上阳化村一个,广济镇东欢乐村一个。

找到节奏

找到节奏

昨天拍的素材,抖音可以发五天,出去忙一天,后边清闲三五天,这样的节奏比较好。

寒霜苦尽见春风

寒霜苦尽见春风

雨水过了,惊蛰也过了。天地之间,再也无法掩藏春的消息。高飞长空的风筝,抽出嫩芽的垂柳,明黄的迎春,朵朵向上的玉兰,如云如霞的杏花、紫叶李,红彤彤灼人眼目的红叶石楠,油绿青翠的冬青嫩叶,这一切使人情不自禁地热爱春天。但是,北方的春天总是短暂,在春寒料峭和乍暖还寒中,似乎又模糊难辨。偶尔晴朗明媚的春光无限的日子里,若是事务缠身,又使人懊悔:“天天忙些破事,年年辜负春风”了。 春天的魅力在于,万物生机勃勃不可阻挡,作为大自然的一部分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要走出去、跑起来、跳起来。去看吧,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草碧绿,春花灿然,春风十里,浩浩荡荡。每一株草、每一朵花上都有一个春天,谁能不怦然心动呢,谁不愿去赶赴一场花期呢?于是,趁周末的时间去武汉看樱花,仿佛不是一次旅行,而是去完成一次约定。

崖畔的桂,雪中的梅

崖畔的桂,雪中的梅

大家好!
大家一定还记得这样一位老人,她头发稀疏却慈爱善良,脸上刻尽沧桑也写满大爱无疆;大家一定还记得这样一位老师,她步履蹒跚却目光坚定,身躯赢弱却散发着无穷的力量!她就是时代楷模–张桂梅老师。
忘不了感动中国2020给张桂梅的颁奖词:烂漫的山花中,我们发现你。自然击你以风雪,你报之以歌唱。命运置你于危崖,你馈人间以芬芳。不惧碾作尘,无意苦争春,以怒放的生命,向世界表达倔强。你是崖畔的桂,雪中的梅。
忘不了张老师那句:“如果说我有期盼,那就是我的学生,如果说我有动力,那就是党和人民。”
当然更加不会忘记张老师,张妈妈的,是几百名山区女孩子。因为,张老师带给了她们走出大山,看向世界的一线曙光。是的,张桂梅老师,以忘我的精神在教育战线上辛勤奉献22年,用心血和汗水为孩子们点燃了绽放的希望,插上了梦想的翅膀。
在张桂梅看来,贫困山区的落后,主要是教育落后,其中女孩的受教育程度更低,由此形成了“低素质女孩——低素质母亲——低素质下一代”恶性循环。张桂梅认为,只要母亲的素质高,孩子的素质就高。要解决偏远山区的贫困问题,就必须从提高妇女素质入手。由此,她萌发了创办一所免费女子高中的梦想。
2002年起,她就开始为这个看来“根本无法实现”的梦想而四处奔走。筹建学校的日子,张桂梅异常艰难、身心疲惫,饱尝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酸与苦痛,但她始终义无反顾,矢志不渝。
为筹集资金办学,张桂梅求过很多人。一次,张桂梅到某企业寻求帮助,未等她把办女子高中的构想说完,该企业的领导就叫保安赶她走,见她不走,保安就放狗咬她,很多工人还出来看笑话。看着被狗撕破的裤腿和流血的脚,想着自己的委屈,张桂梅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更多的时候,疲意、无助至极的她坐在街头,靠着墙根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万家灯火……
为筹集资金办学,张桂梅亏欠亲人很多。2008年1月7号,姐姐从哈尔滨打来电话,说哥哥病危,一直喊着她的名字,昐着见我她最后一面。可恰好当时宣传部通知她9号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她想北京离哈尔滨近,可以去看看哥哥了。但到了中央电视台后,热情的编导找了个企业家和她对话,争取帮她解决点女子高中的困难。一边是山里的娃,一边是弥留的兄,张桂梅艰难抉择。当她把节目录完,等来这位企业家承诺给女子高中50至100万元资助的同时,也等来了哥哥已经火化的消息……那种锥心之痛,亏欠之殇,张桂梅至今难忘。
最终学校学校建起来了,但如何留住孩子却成了难题。为留住这些学生,家访成了张桂梅最重要的工作。有些学生的家,路太难走,连车都租不到,只能徒步前行。一个假期甚至两个假期,即便马不停蹄,张桂梅也只能走完一届学生的家。尽管如此,她依然坚持,“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亲自到每个学生的家里去看看。”
于是,她用对信念的坚守,走过一条条漆黑的道路,她走过的地方,贫困女生内心的黑暗便被驱散;她用对孩子的爱心,越过一道道陡峭的崖壁,她越过的地方,失学女生前路的迷茫便被点亮!
张桂梅用柔弱的身躯扛过了病痛带来的巨大的痛苦,用共产党人的信念,支撑着走进每个孩子的家。在她用10年时间丈量过的11万公里的山路上,飞出了一只只充满希望的金凤凰……她的步伐还在继续,继续带着孩子们奔赴属于她们的诗和远方!

本分为人

本分为人

本分为人1.许是太累的缘故,我这段都没做梦了。然后醒来时五点半,天已亮了,但透过窗帘的光还不甚明朗,这样,我可以在床上再挨十来分钟。大多数时候我不看手机。应该说这两年来我有意识地拒绝更多的看手机,但有时也忍不住,拿在手上,就喜欢不停地梭梭,也不知梭梭个什么?

又到多肉开始变美的季节了,撸叶片的时候不仅想起当年初弄多肉时

又到多肉开始变美的季节了,撸叶片的时候不仅想起当年初弄多肉时

秋天来了,天凉下来了,一年之中色彩最丰富的季节静悄悄地来了。 不仅人脱离了酷暑的折磨,多肉植物亦是,终于迎来了属于它们美回来的季节。

快乐的胡达古拉(二十七)

快乐的胡达古拉(二十七)

第十章2、讲座效果挺好
会场上镇妇联主席浩然正在滔滔不绝的讲演。当她讲完最后一个问题,开始结束语的时候,老杠爷举手站起来大声发问:“报告主席,我有问题要问。”
浩然主席亲切的说:“大叔,您有什么问题?”
杠爷说:“你说的大理论是一套一套的,什么怎样做一个好婆婆啊,什么做一个好婆婆好公公啊!比卖瓦盆的可多好几套呢!可是我听了半天,就是没闹明白,如果儿媳妇她不孝敬的话,该怎样扎古她呢?现在的儿媳妇都上了天了,咋和谐啊?”
主席台上的浩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会场上也沉寂了。停了一会儿,杠也又对身旁的胡母说:“老胡家的,你说说,你年轻的时候是怎样当媳妇的?”
胡母感慨的说:“我们当媳妇那功夫,早晨得起早起来做饭,做熟饭伺候着老的少的吃完了,自己才赶紧扒拉几口,然后再下地干活。晌午收工的时候,回家里赶紧做晌午饭,伺候着一家人吃完饭,还得喂猪喂鸡,老爷们儿这时候还能睡个晌午觉,我们连眯一会儿的功夫都捞不着啊!”
图片
杠爷接过话茬又说:“现在的媳妇都要足性死了。早晨不做饭,多会儿老婆婆把饭菜做好了,才起来吃。吃完饭一摩挲嘴巴,骑上摩托车一溜烟儿的上山干点活儿,没等毒日头照过来,人家回家歇晌了。”
杠爷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现在啊!爷爷是孙子,孙子才是爷爷!婆婆是媳妇,媳妇才是婆婆呢!主席啊!你说说咋解决吧!”
镇妇联主席浩然没经过这样的场合,没想到有人会这样提问题,精神上丝毫没准备,一时语塞。
胡达古拉马上接过话筒,对杠爷说:“铁钢叔,这事好解决。咱们提倡家庭和谐就是为了解决家庭中那些个不和谐的问题的!”
杠爷一听胡达古拉搭了茬,话又说得在理,便坐下去认真听讲了。
胡达古拉接着说:“现在说起爷爷像孙子,孙子才是爷爷,还有婆婆像媳妇,媳妇才像是婆婆的问题,还真是一个普遍现象!”
说到这里,胡达古拉笑了,她手握话筒慢悠悠的说:“对这个事啊,我是这样看的:这就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表现。”
“说起不像样来,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先把这个样子的事情说道说道。除了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礼儿之外,婆婆应该是个什么样儿?媳妇应该是个啥样?孙子应该是个啥样子?爷爷又应该是个啥样子呢?”
图片
会场上肃静了。
“过去的媳妇啊,那是受气的代名词。咱们这儿不是有一句俗语吗!叫‘童养媳妇吃凉粥——啷当着脸子造!’为啥呀?童养媳捞不着上桌吃饭,全家人都吃饱了,剩下些个凉粥剩饭的让她吃,你说她能高兴吗?可不就‘啷当’着脸子‘造’了!”
会场上有了笑声。
“现在婆婆都拿着媳妇当闺女一样待承,有活计都抢着去做,当然和过去的婆婆不一样了。”
“当然,也有些个媳妇,不把公公婆婆当回事儿,只知道孝敬自己的生身爹妈,把自己个儿的男人管得死死的,这就是素质低的表现,就是咱们‘和谐家庭’要解决的问题!”
会场上一片掌声。有人喊:“这就是老爷们儿得了‘气管炎’(妻管严)了!”
“过日子讲究‘两好搁一好’ !你对人家的爹妈的态度不好,能指望人家对你的爹妈真心好吗?”
“这就是家庭生活中的隐患,是和谐家庭的坎子!这就是咱们妇联为什么要提出‘和谐家庭’倡议的答案。家庭和谐不和谐,女人很重要!你们说对不对啊?”
台下响起杠爷等人的一片呼声:“对!”
图片
金凤激动的站起来:“也别净说我们当媳妇的不是!有那么些个老爷们儿,胸无大志,没多大能耐,挣钱不多,喝起酒来,比谁都有尿,喝醉了就胡闹八方,你们镇里当官的和村干部也得管管!”
胡达古拉:“喝酒不是毛病,酒后无德才是毛病!咱们蒙古人可能和酒有缘吧!连许多名字都和喝酒有关系。一开始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很谦虚,互敬互让的,都是想让自己尊敬的人喝。叫自己‘布和’(不喝),让别人喝;喝下去几两酒后,就开始‘孟和’(猛喝)了,再到后来就‘格日勒图’(搁嘞着吐)了!这个过程是一谦虚;二涨包;三难受;四后悔!酒是好东西,但绝对不可过量,过量不但有害健康,而且乱性坏事!这可不是有修养有素质的人应该干的事情。咱们王府村的人都是有素质的,谁还像过去穷困的时候,老辈子都捞不着酒喝,见了酒就非得喝醉呢?”
台下一片笑声。
村头大喇叭里也传出了胡达古拉的语音和台下的笑声。
(未完待续)

老同学

老同学

手机铃声响了,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你好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操着浓重南方口音男人的声音。听到那热情又陌生的声音,我想一定是打错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