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胡达古拉(八十四)

快乐的胡达古拉(八十四)

第二十八章5、能不着急吗?
武奎嘴上不肯承认惦记胡母,心里还真上了心了。他转转悠悠的溜达到胡母家门口,犹豫再三,才举手敲门。
听到敲门声,胡母走出来开门,看到是武奎,也没说啥,回头就往屋里走,武奎也不吱声,跟着就进了屋。
看武奎跟着进了屋直接坐在沙发上,胡母端起暖水瓶给武奎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没好气的说:“也没让你坐啊!你道是拿自己不当外人!”
武奎端起水杯:“伟才要结婚了?”
胡母依然长声怪调:“你耳朵怪长啊!这么快就知道了!听谁说的啊?嘴这么贱。”
武奎:“谁说的?文秀说的呗!文秀听说达古拉说的呗!你不是给孩子们摊派集资了吗?她们是比亲姐妹都亲的关系,我们能不知道吗!”

胡母无话,开始沉默。
武奎:“孩子买楼房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掂量掂量就答应下来,抄起来好几十万的钱项,得把达古拉她们姐俩逼成啥样子啊!”
胡母听到这里,情绪激动起来:“掂量什么啊!男人死得早,撇下我一个寡妇老婆子,和谁掂量啊?那么大岁数儿子好不容易有了媳妇了,非得在城里买楼才结婚。他逼我,我不逼她们姐俩儿我逼谁去?你说!”
武奎:“不是你推三阻四的不搭理我吗?咱们早些把事情办了,我不就可以帮你了吗!”
胡母:“我不是想……唉!啥也甭说了!等这个冤家结了婚吧!”
武奎:“你也甭着急,我这手里还有些积蓄,大约有10几万,啥时候用,我就给你取出来。”
胡母:“再说吧。咱俩也没办事儿,咋能用你的钱啊!再说了,咱们就是结了婚,让你负担也不合适。这是他们老胡家的事儿,还是我想办法吧!”
武奎:“这是什么话?咱们情投意合,怎么能在钱财上斤斤计较?在说了,我女儿女婿日子过得好,不用咱们操心,我留着钱也没用呀!只要你高兴,让我花多少钱都乐意!”
胡母长叹一声:“难为你了!”
武奎:“再就是让胡达古拉竞选的事儿,你想好了没有?”
胡母:“我还是不放心啊!这个女人家当官啊,不好干啊!‘出头的椽子先烂’,怕她整不好在闹一身不是。”
武奎:“咱们村就得她干了!再让吴老二干下去的话,咱们村啥时候有好啊?”
胡母:“再说吧,我哪有心思管她当不当村主任啊!”
武奎:“不用着急,不是啥大事儿,不就是一个楼房几十万元钱嘛!”
(未完待续)

快乐的胡达古拉(九十六)

快乐的胡达古拉(九十六)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6UP多个游戏平台以及AG快乐彩全天候恭候玩家…

“我还是要活得很用力”

“我还是要活得很用力”

“我还是要活得很用力”Life01好久不见02其实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要做那个拼了命才能差不多的人。想起当年学到崩溃的那晚,我在走廊上哭着问带了我三年的圆圆说,“为什么他们努力可以做到我却不可以?”

芝麻,西瓜

芝麻,西瓜

一再依靠爸妈或身边朋友的提醒,还不听,十足的马大哈。《妻子的浪漫旅行》中,张嘉倪和谢娜便是如此,一到了酒店就把所有的行李乱扔乱放,导致后面找不到护照而耽误了拍摄行程。不要把这种行为称是“习惯”,而显得理所当然,它属于“坏毛病”,不好并须改正的毛病。

女儿眼中的马毛姐

女儿眼中的马毛姐

今年6月29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七一勋章”颁授仪式,29位优秀共产党员获得“七一勋章”。坐着轮椅车第一个上台接受勋章的是“渡江英雄”马毛姐。

关于线上课程的一点想法

关于线上课程的一点想法

关于线上课程的一点想法特殊时期,线上课程也成了洪水猛兽。这时候某些大学宣布不开线上课程,让学生自己闭门读书,被视为清流。洪水与清流,对仗很工整。

语文考试虽然都是课外内容,但课堂依然很重要

语文考试虽然都是课外内容,但课堂依然很重要

今天期末考试。
下午考语文,我监考。
我一般不去看学生答卷情况,担心因太过关心反倒打扰到学生答题。谁不是打学生时代过来的呢?若有人站在你身边一看半天,你哪还能淡定自如地思考答卷呢?多少会乱了些阵脚吧。所以,我按学校的要求会过一会儿巡视一圈,但不会在任何学生身边停留。
可是,即便如此,当我从一学生身边经过,就那么一瞥,我居然清楚地看到他在书信格式本该写称谓的位置,清晰地写着——写信人小杰。
我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
你能想象吗?一个准高三学生,就算书信格式做不到百分百准确,但称谓、落款、日期这些最基本层面的格式,还是得有点谱吧,怎么能把写信人写到信的开头呢?
而且,去年高考,好几套试卷考的都是应用文体,那个时候就给学生复习过几种常见的应用文的书写格式,其中就有书信。当时为了让学生笔下的书信有点点能吸引人的地方,还刻意讲了一些比较文雅的祝福语,比如“夏安”“教祺”之类。如今想来,我需要做的大概是雪中送炭,至于锦上添花的事儿,考虑得未免太早了些。
虽然期末考卷上的作文材料是学生第一次见到的,但要求写成的书信格式不是早就在课堂上讲过了吗?
至于内容,材料可切入的点不少,比较容易想到的有诚信和规则。这两个点,课堂上都讲过,还是反复讲过的。

在,夏天

在,夏天

晚上,暴雨过后,世界被刷洗一遍,路灯下的花草呈现着超越本身的鲜艳色彩。雨丝从黑幕的天空斜斜地洒下来,这样的夜晚是静谧的,只有沙沙的雨声。盛扬桥上,一中年女人,没有打伞,也没穿雨披,她的叫卖声打乱了这个雨夜的安静。她的发丝滴着雨水,她的声音却有着薄皮西瓜炸开的清脆:“西瓜,西瓜,一块钱一斤!”
一阵风吹,几滴雨滴落在我脖子里,悲凉悲凉的……

2
在台阶下找一片空地,栽了几棵蓝牵牛花和紫菊。看着我栽下的那些幼苗,半截身子埋进新鲜的泥土里喘息着绿色的气息,如我刚刚领养的孩子,惹人心疼。如果有时间,我定会坐在这片泥土花草芬芳的空气里,听它们吐芽抽叶的声音。看蓝牵牛一点点爬上台阶的扶手,开一路蓝花;看紫菊孕蕾,绰约纤纤枝茎;书带草抽出了淡紫色花穗,开出一串串淡雅的紫花来;在这一片绿色和淡紫色涂抹的画布里,我前几天栽的莺萝开花了。花型似红五角星,叶子如小巧的羽毛,绿茎细若线。花虽小,火焰般的红照亮了那片草坪。风凉爽地吹来,小小的花朵像女儿腮边的梨窝窝,对着我笑……
一整天,我因此心情愉悦。

3
饭后和老赵散步成了习惯,今晚走有十公里的路程。
散步,我喜欢看路边的花草,老赵只顾走路。我喜欢走花草掩盖的幽静小路,老赵喜欢走车来人往的热闹大马路。我看见构图很漂亮的花草,喜欢用手机拍下来,甚至带着相机散步,生怕看见的美景以后想不起来了。他看我停下来拍花,走得更快了。走到离我很远,隔着很多绿树和一大片花草,他靠着树,看我蹲下去拍野花,不耐烦地薅着高过膝的青草,催我快点;或者嘴里含着一茎绿色的狗尾巴花,坐在草地上若无其事地看着天边的地平线等我。
而我分明不在意他等与不等,却快速按下快门,脚步加快,马兰菊、红蓼、刺芽花、绿草、红果,皆抛身后赶上他,只有木槿花开到路的尽头。
尽管彼此散步时的风格和心境不同,仍保持了两个人一起散步的习惯。一般都是我跟着他走,偶尔提个意见走僻静道,他听我的还是不听我的,都无所谓。今晚他听我的,要走那条人迹稀少的路,路两边开满木槿花的路,木槿花丛那边是无际的原野。透过木槿花,可以看见夕阳在厚厚的云层里,挣扎着染红一朵牡丹花大的云。我提议穿过木槿花丛,到那片绿色原野小憩,他不情愿,我一溜跑,进了那片绿里,他也跟着来了。他走进那片无边的绿海里,很感慨地说:“荒废了这一大片地,真可惜,你不是喜欢种田吗?到这里来种吧!”
我不理他,蹲下去拍裙子边的马兰菊,因为我心虚,也许我文字里热爱田园的浓情,有点像“叶公好龙”,唯有他知。

4
夜里下了一场雨,青草丛里星星点点落满湿漉漉的紫薇花瓣瓣。草间有欲坠的雨滴,像睫毛挂着的泪。一个穿玫红色睡衣的年轻女子,搀扶着一位病弱兮兮的老人在我前面慢慢地挪着步,我听到老人痛苦地呻吟声。老人瘦弱得像一株干枯的竹竿,但干挑的身骨架子,可看出他年轻时候的英姿飒爽。他们走到一株粉色紫薇花树下的垃圾桶旁边,老人再也坚持不住了,扶着垃圾桶艰难地呻吟,对着垃圾桶不停地呕吐,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
心痛着,不忍看,我的脚步加快,路边的紫茉莉在雨后明亮的光照下,自然地蜷缩起美丽的花瓣,而人类无法做到以花儿的姿态凋零……

高高的红灯笼

高高的红灯笼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家附近的大街上,每逢快过年就会挂上了红灯笼。对我这样一个糊里糊涂的人来说,一看见大街上的灯笼亮起来,就知道快过年了。 平时, 每天天不亮,带着室内的温度,迎着早晨的寒风,急匆匆的去追那使劲,再使劲!往里走走,侧一下身就能上来的公交车。只是今年与往年不同,今年除了路边的红灯笼依旧,车稀人疏。 有一次早上从家出来,外面飘着雪花,在那红灯笼的衬托下,雪花显得格外的漂亮。我忍不住凝视了许久,任雪花落在我的脸上,鼻尖上,睫毛上,好像我也是一盏灯笼似的。清晨出来,就是为了和雪花说话来了。身边的车,耳畔的喧闹声,都什么也不是了!我也想让自己就真的成为一盏灯。 自从街上挂了红灯笼以后,当你在寒风中急走时,看到那晨雾中的红灯笼,身上不再那么寒了,心也有了暖意。看见灯笼,就闻见了年味。过年怎么不挂红灯笼呢?红红火火才是过大年的样子! 记得孩提时老家过年,腊月二十三下午,父亲就早早把自己制作的灯笼高高的挂起来了。那时用的是煤油灯,在灯外面糊上一层贴对联的红纸,上面再用一大块白色的塑料布遮挡着,目的是怕下雪湿了红纸。当看到灯笼的亮光一闪一闪时,就是煤油快耗完了,就取下来倒上油,再象现在的升旗一样,用绳子慢慢的再挂上去。 因为在这期间,所挂上去的灯笼不能有所损坏,比如灯里的油耗完了,没能及时的换,造成油枯灯尽,或者是在上面没挂好,让风吹着把灯摔碎了,这些都不好,都不是好兆头。一家人的心情整个年都不会畅快。所以照顾灯笼要心细,人勤。每天天不黑父亲就把灯笼点着,挂上去,天亮了就取下来。象照顾婴儿般的呵护着灯笼。 后来有了电灯,父亲就撤上一根电线,买一个瓦数大的灯泡,外面也给灯泡上围上一圈红纸,这样看上去灯笼格外的红!照得满院子通亮通亮的,就是晚上在院子里找东西,都不用拿手电筒。每家都是这样,所以一到过年,村子里热闹的很!这么亮的晚上,岂能辜负?加上过年穿得好,吃的好,孩子们都是不愿睡觉。你家玩了他家玩,玩得满村的鸡都叫了,还舍不得回家。 记得有一年,跟着一群大孩子们一起玩,他们在扔摔炮,我们就围着看。那摔炮里面是少量的炸药和沙子,离得太近,沙子蹦到了眼睛上,上眼皮上立马起了一个大包,疼也不敢说,怕说了父亲就不让出来玩了,就一直忍着。一直到第二天眼睛肿得睁不开,才被家人发现,强行在家休养。 灯笼 一直挂到过了元宵节,才会取下来。没了红灯笼的村庄,夜晚又恢复了往日的静谧与安详。孩子们也都不再出来嬉戏打闹了。用大人的话说,元宵一过,年彻底的就过完了。孩子们该上学的上学,大人该耕地的耕地。 今年比较特殊,政府提倡就地过年,很多人都攒着回家过年的假期也用不上了,终归有所遗憾。不过,不管在那里过年,我们过的是要有年味。无论这一年是什么样子,都要统统的给丢下,再好也已经是往事了。过年了,我们就放下眼前的一切,踏踏实实的过大年!有些东西可以躲一躲,避一避就过去了,唯独年,是必须要过的。也躲不过,避不开。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样子!

与“三叶草”谈创业

与“三叶草”谈创业

三叶草朋友您好!
我不知怎样称呼你,不知道你是先生还是女士。不知道你的年龄,不敢贸然称兄道弟。然而,我们却又是“见字如面”的朋友。大约自去年下半年迄今,我的每篇拙作都几乎得到过你的关注和评论。你的文笔之精到令我喜悦。渐渐地,显现出我们之间的缘份,和某种想见面的冲动。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和聊天的话题。谈我的作品吧,根本不值得浪费时间。那些随心所欲的文字,最好是任其漂泊,听天由命。谈你的那些评论文字呢,我觉得太过“护身”,很不好意思,拉夸奖自己的人来再谈夸奖我的那些文字,我还不致于到这一步。然而,一看到你昨天关于创业十多年没有成功的那句话,我就禁不住地想说点什么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