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把时间浪费到哪里不是浪费呢

把时间浪费到哪里不是浪费呢

网购书是昨天下午到的。今天上午,拆塑封,拍照记录。按照往常,这些应该是在昨天晚间做的,包括这一篇公众号文章,也应该是在昨晚完成的。

我想种一片胡亚麻

我想种一片胡亚麻

我居住的小区四周,有不少庄稼地,有空我便去田地里走走,以至于业余生活丰富多彩,很多网友看了我的朋友圈,以为我整天出门旅游呢。 前年疫情最严峻时,小区封锁,每日可出门一次,我把这珍贵的时间交给旷野。 走在软香的田埂,脚底越冬的野草泛青,荒地里也有很多一年生的野草呈现出枯黄色,但它们的种子落在泥土里,鸟儿在枯枝败叶下觅食,经过严冬洗礼的菜蔬,苏醒鲜活了,用心感受细节,生命无处不在。散步旷野,鞋底沾着泥巴,裤脚黏着草籽,凉风抚动发丝,阳光明朗地照耀,蔬菜欣欣向荣,天高地阔。掐一茎草,指尖旋转,放唇角嗅嗅,心里想着每日各地新增病例而难过,同时也因自己所处一方净土而庆幸,内心复杂的情绪得到暂且的治愈与停息。

五色祥云下降生的铁木真和辅佐他的者勒篾

五色祥云下降生的铁木真和辅佐他的者勒篾

在广阔的北方蒙古草地上,勃特国王也速该巴特尔可汗,亲大军征讨敌国塔塔尔部,大获全胜。在回国的行程中,正值阳春三月,春光明媚,绿草成茵,百花夺艳,百鸟争鸣,勃特国出现一片宁静繁华景象。一天,也速该夫人窝格伦带着几名侍女出外踏春赏景,信步来到难河畔的特力贡宝勒德格山下,阵阵檀香木的芳香扑鼻而来,伴着春风沁人心脾,窝格伦夫人深深吸了口气,突然感到腹部疼痛,她掐指一算说: “哎呀!我要临产!快回去叫车来接我!” 侍女扶她坐下,她捧腹喊叫:“快找避静地方,铺上洁净白草,我等不了啦!”此时,吹来一阵和煦的春风,天上飘来一团五色祥云,如同花环一样环绕在特力贡宝德格山腰,斡难河心升起数条白银般的光柱,直插云端。河水清澈透底,鱼儿跳跃穿梭,鸟儿枝头欢叫就在这时,只听“哇”的一声,圣主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降生了。窝格伦夫人叫侍女捡来雪白锋刃的石块,割断脐带,在斡难边洗洁孩子身上的污血。这时马车也到了,窝格伦夫人和孩子物安全地回到了大帐。 也巧,也速该巴特尔也刚刚进帐。他高兴地接过孩子,看了看说: “这孩子会赶,正赶上我打胜仗回师,就起名叫他铁木真吧!作个纪念。”  东全家兴高采烈地举行欢宴直到深夜才散去。 五色彩云,清澈河水,数丈光柱,一连三天才消散。这一奇观,在南宋皇朝,全国都城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时弄得各国惶恐不安,都说北方出了真龙天子,天下要乱,国人纷纷议论,说要改朝换代。 此时出现日食,朝臣上下纷纭说:此乃不祥之兆。这时,金国可汗驾崩,太子争位,时局不稳,南宋文宗当朝。 此时,不而罕山下的扎尔楚泰老人,他领着四岁的儿子,也就是后来喀喇沁三旗之祖哲列蔑,沿着斡难河散步。扎尔楚泰姓乌良哈氏。他善观天象,明察地理,就在铁木真降生这天,他见空中出现奇观,就沿着格外清亮的河流奔向祥云升起的地方。他定睛一望,光环正照也速该大帐。他素日与也速该交往深厚就直奔大帐而来。 也速该夫妇高兴地迎出来,见面就说:“阿扎,我有儿子啦!” 扎尔楚泰一下明白了,握着也速该的双手说:“大喜!此子非凡,待满月时我定来与子相面。” 也速该夫妇高兴地说:“说话算话,那我们就不派人去请你了。” 扎尔楚泰向窝格伦夫人问:“弟妹在孕前可有啥征兆没有?” 窝格伦夫人想了一下说:“我怀孕前晚上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颗金星突然从帐篷顶窗射了进来,顿时满屋所有用具映出一片银光,火盆的火种都燃起来了,在银光笼罩下,出现一银盔、银甲,手持银枪,身高九尺,月亮般的脸颊,星辰的眼睛,五胡须,俨然像似银色尊神,走到我的榻前,张开双臂,扑入我怀,惊醒之后,原来是一个梦,自此,我身怀有孕。”

你的样子我一见如故

你的样子我一见如故

想起一个认识了十五年之久却从未谋面的朋友。从QQ到微信,从大中原到彩云之南,我能说我的五笔打字就是因为当年与其聊天学会的么图片

郑大哥二三事(三)

郑大哥二三事(三)

黑夜里活捉野兔1984年夏秋交际,一天晚上我和郑大哥从平庄回局,那时候郑大哥在局里开212大尾巴吉普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行至头道营子山边,一只好大的野兔受惊窜到车前,顺大灯光在公路上狂奔,郑大哥说我,你打一枪试试,我掏出五四手枪子弹上膛,从吉普车门窗探出手朝奔跑的野兔开了一枪,那时候还是土路,打高了,子弹在野兔前面一米处着地,把土地打起一股烟雾,野兔不知何缘故,骤然停住不动了,郑大哥大灯未关,下车后奔野兔而去,我在车里楞了一下,难道郑大哥去抓它不成?正在这时,看见郑大哥迅速弯了一下腰,一下子就把野兔抓了起来,借着汽车大灯光亮,野兔蹬弹着四条腿,吱吱的拼命叫着,在空旷的夜里显的有些瘆人。郑大哥把野免捉回来说,这是一只老公兔,你看这毛都变棕色的了,把它捆上!车里没绳子,只有捆人用的小籽绳,郑大哥抓住野兔脖子,我把野兔两只后腿捆上放到车相里,继续赶路。 车走了不到两公里,捆野兔的绳子开了,野兔在车厢里乱窜,我茫然不知所措,也不敢抓,怕咬着我。郑大哥停下车,又把野兔抓住,告诉我用点劲捆,我又把野兔捆上,车开回局里,郑大哥说:你把它拿回去,明早扒皮时给它灌上两盅白酒,兔肉就没有腥味了。 到家后我把野兔提到屋里,把绳子一端拴到门把上,刚上床入睡,野兔就在外屋吱吱乱叫,老婆说,你弄回啥来了,叫的瘆人倒怪的。我说郑大哥抓了一只野兔,我把它拴门把上了,刚说完,野兔又叫了起来,老婆说,你快把它弄当院去,我穿上衣服把野兔提到当院,到了当院,它还是没死拉活的叫,我那时在医院四合院住,又怕半夜三更弄的邻居不安,还不如打死它算了,阿弥陀佛,顺手从柴堆里拿起一块劈柴,照野兔头部打了几下,发现野兔伸腿了,认为已死,回屋睡觉。 早上醒来,发现野兔不见了,柴堆边上露一绳子头,捡起一拽,原来野兔没有死,命大,可能下手不狠,只是打晕了,侥幸活了下来,我记住郑大哥告诉的话,扒皮之前灌两盅酒,我回身进屋拿了一壶酒(四两壶),都给野兔灌上了,真完蛋,立刻毙命,我还以为醉了呢,一小时也没反应,于是扒皮,开膛破肚,炖了一锅山珍,美美的餐了一顿。事后郑大哥说,灌两盅就行了,你灌一壶太多,灌死了。

本想开门红的中国女排0比3负于土耳其,虽然只是第一场,但作为女排球迷,看完整场比赛后,还是意难平

本想开门红的中国女排0比3负于土耳其,虽然只是第一场,但作为女排球迷,看完整场比赛后,还是意难平

对于中国女排,总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这种好感最初是从中学时代学的那篇关于女排的课文《金杯之光——中国女排夺魁曲折道路》开始,再到每次观看女排比赛时的切身感受,这么多年已经根植于自己的内心。

生产队杀牛

生产队杀牛

前几天,孟庚爷的老太太故去了,时年九十八岁,与我父亲同龄。我父与孟庚爷是发小,七十年代又都是生产队的饲养员,小时候常去饲养室玩,十分熟悉,孟庚爷个子挺高,但挺廋,长脸长腿大脚丫子。说话洪亮,每次去了,都会拿出炒黄豆来让我们吃(后来大了问长庚爷这事,才知道是从豆秸中捡出来的)。我们看后与父亲忙完事后休息时,就缠着它讲故事啦咶,许多乡间故事就是那时耳闻心记的。 记的一九七二年冬天的十二二月=十几,早饭时父亲说今个以里杀老牛,春节到了,要分牛肉了,母亲说是大老黄吧,父亲说是,牛老了,病了许多天了,也不吃不喝了。队长决定杀了分肉,让社员过个年,吃回肉。 我一听杀牛吃肉,来了精神,就问娘牛肉好吃吗?母亲说:好吃,包饺子最好了。知道了牛肉好吃,但没见过杀牛,非叫父亲领着去看看。因为那时才十几岁,学挍也放假了,父亲同意后便领着一块去队上,饲养室离我们村有二里地四间土房,一个大院子。正房西两间是牛屋,中间是饲养员住的地方,东间是仓库。院东是喂牛的棚子,大石牛槽摆了一大溜,后面拴着十几头黄牛。院西首是草料垛。等我跟父亲到了饲养院,里面有不少人,老老少少百十口子人。都是来看杀牛的,孩子们可能都知道今天分肉,年龄上下的二三十个。又打又闹,惹的大人直喊滚出去。我们知道大人是吓唬,照样疯玩。 太阳照过东屋牛掤房顶后,院子里暖和了许多,队长从饲养室出来,后面跟着父亲,队长让长庚爷把老牛牵到院中空地上栓好,问大伙怎么杀。大伙七嘴八舌:这个说砸死在剥,那个说用刀捅死。队长回屋拿出一把杀猪长刀,在手上晃着,问谁会杀,拿杀去杀。这一问,大人都往后退。连说我不会,不敢。队长笑起来:都怕了,那你们那敢杀鸡宰狗。牛就不敢了?几个人连叫:杀鸡给杀牛一样吗?杀大牲口折寿。队长急了:折寿就别吃肉了。大伙就不言语了。队长一看凉场了,拍着脑袋直转圈。最后长庚爷出来,对大伙说:牛是要杀的,公社己批准了。杀了牛分了肉大伙也过个好年。不杀,牛老死埋了,二百多斤肉就槽践了。队长插话说:老弱妇女靠西站,年青体壮的往东站,今天就来个抽签杀牛。大伙一听,呼拉分开,队长抓了几根谷草,掐成十几根,放在一个破盆子里,队上三十多个老力壮年排着队,皱着眉低头个自去盆里去捏一截谷草杆。等捏完了,随手放在一个砖上,队长瞪眼盯着,这样最长短不齐的排在砖上,我们几个小孩当起了监督员,最后拍手高叫:三哑巴杀牛,三哑巴杀牛。 三哑巴姓张,兄弟四个,它四弟希风与我同岁,:说活结巴。这天抓签,最短的让它抓了。队长把杀猪刀往前一递说:老三,这牛就该你杀,平常公饭吃起来你一个顶三,今天杀牛该你出出力了。 三哑巴个子不高,粗短身材,为人老实,加上结巴不爱说话,时间长了大伙就喊它三哑巴了,今天抽了短签,队长让它杀牛,当时急的两眼瞪的溜圆,脸涨的通红,急着嘴里直唔唔,越急越说不出话来,最后咕咚摔地上,昏过去了,大伙一见,乱成一团,笑喊道:得,牛没倒,人先倒了,一块杀了,人肉牛肉都分了。因大伙知道它有这个症,一急就倒,过一会就缓过来。大家把三哑巴抬到草垛旁放好。让它缓着气。几个妇女围着抚胸摸肚地在那折腾。 队长见第一人先倒了,气的跺脚直骂:饭桶,都是饭桶。但前面倒下了,后面的继续上,今天谁也跑不了,耍滑头溜号的,我扣它全家的肉,一根牛毛也别想得。 队长放了狠话,大伙也不推让了,摧着二号上。二号是全雪哥(我们与王张都是按老辈邻亲排辈叫的)。全雪哥正青年,又是民兵骨干,都点胆。当时见推脱不掉,一咬牙,从队长手里接过杀猪刀,转身大步走到老牛近前,咬牙大喊一声,接刀吧,一刀通进牛脖子,那牛哞地一声大叫。大伙一看,牛脖子一股鲜血喷多远,喷的全雪哥从头到胸全是赤红的鲜血,顺着胸前往下淌,那牛颤抖着,双眼哗哗地流泪,两个前腿一弯,卟咚一声响跪下了,大家一声惊叫,牛的举功也把全雪哥吓坏了,娘呀一声,把杀猪刀扔了,一蹦多远,转身跑了。大伙还真没见过杀牛和牛流泪下跪。只听闻杀大牲口有说道。今天见了真实,都傻呆了。 这时,我父亲走过来,看看大伙,对队长说:牛不能这样杀,牛有性情,我干八路时,见部队上杀牛先捆好,然后再杀,队长说:你咋不早说,闹的一个躺了,一个跑了,这牛你杀…。父亲连说:我见过,但沒杀过,牛我喂养的,在杀它,下不了手,再说,年龄一大心老手软,还是年轻地来吧…。队长说:你不杀,正好你大小子玉臣也在,让它上手。我大哥玉臣红卫兵出身,一听队长点了号,父亲又多了话,场面上过不去,但站出来说:杀就杀,先把牛梱起来。队长让拿绳子,大伙上前摁倒牛四个蹄子捆好,大哥抓了一大把麦桔盖住牛头,几个年轻的摁住牛头,牛腿,还有骑牛身上的,牛叫,人喊,孩子闹,乱成一团,大哥拿刀连捅几刀,血咕咚咕噜地直冒,淌的地下一大片全是粘糊糊的血。折腾了好时,牛不动了,大哥放下刀说,我管杀,不管剥。 队长说,行,杀死了剥肉就不叫你动手了。回头叫到:排号的上,这下行了吧。牛都死了。就不害怕了。 剥牛时,我们几个小孩都吓跑了。 直到了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大哥提回来六七斤牛。母亲把肉连夜跺成了肉馅子养了一大盆。这是我自十几岁以来,见过家中有肉最多的一回。也是唯一一次过春节吃的罗卜牛肉饺子年饭。故印象特别深刻。 吃牛肉饺子过年,除了是唯一一次外,后来父亲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更加深了对这次杀牛的印象。 父亲后来告诉我:说杀完牛后,把牛皮不知怎么就钉在麦草垛南的墙上了,到了晚上从牛棚往正房牛房赶时,牛说什么也不往正房走,一般劲地跑到麦垛南,哞哞地低鸣着。父亲与长庚爷赶到近前一看,都惊呆了,大牛小牛,有的跪着对着牛皮,流着泪低声嘶叫,浑厚的嘶鸣中一般悲哀的痛苦。站着的牛也是低头流泪,院中响着悲哀的嘶叫。长庚爷见了,叹声道,都说好马比君子,牛更通人性,这里面有老牛生的几个,跪着的都是。人有亲情,牛也有感情,它们在呼唤老牛呢。父亲说这种情况连续十几天,只到牛皮干了,交供销社会,牛才不去跪叫了。当然,父亲与长庚爷只是把大门关了,牛下半夜自己陆续回牛屋,一切正常。父亲生前多次说起此事,每次都会感叹一番。 父亲讲这事后,也感染了我,常在梦中,见到一群牛在那里哞哞的悲鸣,有站着的,有跪着的,都在流泪,

盛夏的味道

盛夏的味道

太阳明晃晃的,热浪从四面八方袭卷而来,是盛夏的味道。 在这样的炎夏里,凉拌了西红柿,放冰箱里冰镇一会,再端出来,不吃,只感受那一份凉丝丝的气息,就很好了。 女生爱西红柿大约还有更深的原因。据说西红柿中含有大量的维C。我每次吃西红柿就会想到:哦,我的皮肤又摄入了好多维C,这样是不是更弹了呢?弹还不算,脑子必会补上电视广告里某个女生回眸一笑,再用手指作QQ弹。(似乎是很多年前的旧广告了。)

超潮超爱干!G奶可比美Julia!寺田ここの喷洒出道!

超潮超爱干!G奶可比美Julia!寺田ここの喷洒出道!

有个很潮的女优来了!有多潮?就是涨潮的潮,这位之前在酒吧打工的寺田ここの(寺田心乃)有着超级潮湿的体质,只要找到她的阴核,按下去,就会像打开开关一样让她疯狂喷,让打扫摄影榾的阿桑皱着眉头找拖把〜

老公满足不了她…饥渴人妻“神宫寺ナオ”被打工店长的粗壮征服啦!

老公满足不了她…饥渴人妻“神宫寺ナオ”被打工店长的粗壮征服啦!

每个月新作必尻的“神宫寺ナオ”又来啦,八月在Madonna的新作中她要跟打工的店长疯狂连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