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玩家互动

悲喜忧怨:贾元春的省亲之旅

元妃省亲,实在是一次悲喜交集,忧怨参半的复杂的情感之旅。淡淡的喜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未经漫长酝酿,荣耀便少了光辉,线上最大赛事,WCOOP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在8/31火热开赛!你准备好迎战保底奖池拥有高达1000万美元的重磅赛事了吗?你准备好为中国夺下一座世界冠军了吗?

元妃省亲,实在是一次悲喜交集,忧怨参半的复杂的情感之旅。

悲喜忧怨:贾元春的省亲之旅

淡淡的喜

 

写“喜”的地方,不在见到耄耋老祖,也不在见到父母双亲。第一次是听父亲说园子里的匾额与对联都是宝玉所题,心里为亲自教过的弟弟有进步而高兴,故“含笑说道:果进益了。”第二次是小太监把宝玉引进室内,她抚摸宝玉头顶,笑着说了句“比先竟长了好些。”第三次是她“笑”着请众姊妹各题一匾一诗。第四处是她看了众姊妹的作品后,“笑”着点评: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所同列者。第五处是看了宝玉奉命作的四首五言律诗后“喜之不尽”,夸宝玉“果然进益了。”第六处是观看了龄官演出的剧目后高兴,特别给了龄官奖赏,并在看到龄官再次演出了两个剧目后“甚喜”,额外又有赏赐。以上,是明显地写到元妃喜形于色之处。
元妃的“喜”,一是源于宝玉身体的长高和才学的进步;二是源于对诗词戏曲的欣赏。仅此而已。我以为,相对于贾府长达一年的硬件准备和省亲当日迎接规格的隆重,这久别重逢之后的“喜”,实在是少了些,淡了些。这恐怕与她内心潜藏着的悲和怨不无关系。

 

隐隐的悲

 

元妃的“悲”给人的感染尤为深刻,恐怕为“喜”所不及。
元春在以贾府女儿身份与亲人相见之前,以贵妃的身份在殿上正襟危坐,接受了祖辈父辈姊妹兄弟辈等一拨又一拨的跪拜。虽然她对祖辈、父辈的跪拜都及时传了“免”的谕,没有让老人们的双膝着地,但这个程序得一个不少地走。她在八抬大轿上刚近府门时,家人就在路边下跪相迎,那肉长的心绝对不会好受。在殿上,这“受礼”的过程,对她,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作为孙女、女儿、姐姐,回到了娘家,这样折腾家人,她于心难忍,可又不能违规,因为她是皇帝的妃子,她不敢有任何违错。受亲人们的礼,特别是受长辈们的礼,元妃心里没喜,只有悲,只是不能明显地表现出来而已。
更衣后,到了贾母的正室,这算是家庭的场合了,少了好些的约束。她欲行家礼,贾母等人仍都跪下阻止。“贾妃垂泪,彼此上前厮见,一手挽贾母,一手挽王夫人,三个人满心皆有许多话,俱说不出,只是呜咽对泣而已。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春、探春、惜春等,俱在旁垂泪无言。”大家心中都有话,又都说不出,只有“垂泪”“呜咽对泣”“垂泪无言”。还是元春“忍悲强笑”,安慰了大家几句。可是,这悲得太重,也许太久,也许太复杂,“强忍”,也终于忍不住了,当说完“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时,自己便 “不禁哽咽起来。”实在是离家太久了,思念太重了,回家太难了!所以,“贾母等让贾妃归坐,又逐次一一见过,又不免哭泣一番。”
如上,是元春与女性亲人见面时的悲伤情景。下边,再看看与父亲、弟弟相见时的状况。
贾政,作为父亲,在这样的家庭场合竟然也只能隔着帘子与女儿说话,彼此都不能“让我好好地看看你”,实在有悖人道。皇家规矩,谁也无奈。贾妃对父亲说话时含着泪,贾政回答时也是含着泪。这眼泪可不是贺敬之《回延安》中那种激动的泪,不是喜极而泣,里边可能有更多的委屈、憋屈、幽怨和无奈。
宝玉,是经元妃允许才由小太监引进来的。一见宝玉,她先是笑夸宝玉“比先长高了好些”,一语未终,便泪如雨下。这如雨之泪的源头,一定不只是因宝玉长高了那么单纯吧?
书中还有一处不合常理之处,就是元春母女姊妹们叙些久别情景及家务私情的过程一笔带过,没有细写。作者怎么在如此重要的地方吝惜起笔墨来了?元妃的所有活动,都有太监在主持,有昭容彩嫔在伺候。说私密话很不方便。到了母女姊妹叙说久别情景及家务私情时,应该是可以无拘无束时。既然都有好多话要说,这就说吧。作者偏偏没写。我理解,元春要说的内容,肯定以宫廷的背景,也肯定少不了人情冷暖。如果写儿女情长,吃喝拉撒,没有多大意思。如果写宫里的大小事情,恐有诸多不便,甚至会招惹麻烦。我想,作者这是用了“不写之写”的策略,还是让读者通过已知求未知吧!
到了丑正三刻,太监宣布“请驾回銮”时,元妃“不由的满眼又滚下泪来。”贾母等人则已哭得哽咽难言了。
按理说,中间经历了一些高兴事,也曾有说有“笑”过,还曾有过“喜之不尽”和“甚喜”。在这要告辞的时刻,居然悲伤至此,大有生离死别的意味,也让人心中纳闷,毕竟每月还有一次家人进宫探望的机会,毕竟以后还有再次省亲的可能。此情此景,除应验了“相见时难别亦难”这个人之常情,应该还有憋在心中难以倾诉的块垒。

 

深深的怨

元妃的“怨”是直接说出来的。在贾母房中,她忍悲强笑解劝贾母王夫人时,曾说过“当日既然把我送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一句。这句话,明显含有抱怨的意味。当初狠心把我送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现在反倒哭哭啼啼的,那又何必当初呢!她隔着帘子含着眼泪与父亲贾政说的话是:“田舍之家,齑盐布帛,得遂天伦之乐;今虽富贵,骨肉分离,终无意趣。”这也是很直接的抱怨,她把田舍之家的天论之乐与富贵之家的骨肉分离做了比较,对天伦之乐的渴望,对骨肉分离的不满溢于言表。“终无意趣”四个字,高度概括了她的内心痛苦。
这骨肉分离是谁造成的,从家庭来说,责任在父母。但根子却在朝廷,在皇帝,在腐朽的选妃制度。这里,借人物之口,表达了作者对封建制度的批判。元妃的痛苦具有典型性,在封建社会的历朝历代,不知有多少年轻女子被锁深宫,受尽骨肉分离之苦,孤独寂寞,郁郁终生。根据《清稗类钞》“礼制类”的记载,选妃是有范围的,“以内务府三旗中小妞妞为多。”“获选者之父母、兄妹,辄揽裾啜泣,以他日之不易谋面也。”看来,很少有人希望自己家的孩子被选入宫。这样,也就理解了贾政在含泪向女儿表白的冠冕堂皇的话中所用“岂意”二字的心思。
皇帝选妃,贾府有女,在当选范围,不得不参选。“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中的“岂意”是“哪里料到”“出乎意料”的意思。这既可以理解为“幸运”,也可以理解为“不幸”,贾政是在向女儿的抱怨作解释,他心中的解释是“幸”与“不幸”,已经不难明白了,而贾政,也因为这样一个咋解释都可以的“岂意”避免了说话可能带来的风险。

 

忡忡的忧

 

最后,说说元妃的“忧”。这“忧”,也是元妃看了大观园之后一而再,再而三说出来的。
刚进大观园,看到园子内外那“说不尽”的“富贵景象,太平风流”便情不自禁地感叹:“太奢华过费了!”
筵宴齐备,元春从贾母房中出来,进大观园,游幸了“有凤来仪”“红香绿玉”等处,看到了“一处处铺陈不一,一桩桩点缀新奇”后,又劝“以后不可太奢了,此皆过分。”
卯正三刻,告别之时,元春特别嘱咐:“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
三次都提到了“奢”字。这既是说大观园建得太奢华,也指贾府日常生活之奢靡。奢华靡费,是家族、国家衰败的根源。她看到了大观园之奢,清楚贾府之奢,由独自叹息,到恳切劝告,到谆谆嘱咐,一个出门女子对家族命运的忧虑跃然纸上。
元妃就是这样,带着隐隐的悲伤,深深的抱怨,忡忡的忧患,还有淡淡的喜悦,完成了这次省亲之旅。留给读者的,是对她在宫中处境的各种各样的猜测,毕竟那是一个“不得见人的地方”,是充斥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争风吃醋的地方。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47098.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