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玩家互动

微小说:初恋

“去吧,叫爸、叫妈。”大丫央求着,满含期待的目光朝不远处忽闪着。我知道那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女就是大丫的爸和妈。我都整整十八岁了,除了我自己的爸妈,还没有这样叫过任何人,多难为情的。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未经漫长酝酿,荣耀便少了光辉,线上最大赛事,WCOOP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在8/31火热开赛!你准备好迎战保底奖池拥有高达1000万美元的重磅赛事了吗?你准备好为中国夺下一座世界冠军了吗?

“去吧,叫爸、叫妈。”大丫央求着,满含期待的目光朝不远处忽闪着。

微小说:初恋

我知道那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女就是大丫的爸和妈。我都整整十八岁了,除了我自己的爸妈,还没有这样叫过任何人,多难为情的。

 

我象是被人使了定身法,挪不开脚步。

“你不叫,就是不同意咱们俩的事啰?”

 

“怎么会呢,我同意,我一百个同意。”我埋着头双手不停的搬弄着手指头,脸上火辣辣的。

 

“同意就去叫呀?”大丫偷偷地看着我的窘态,拿一只花手绢捂着嘴,“咕、咕”直笑。

 

“我叫叔叔、阿姨行不?”我试探着问道。

 

“不行,我妈说了,既然是真心的,我的爸妈你就得叫爸妈,叫了爸妈他们心里就踏实了。”

 

“其实,我爸、我妈也是这么说的,可我、我……”

 

“别婆婆妈妈的啦,改天我还要管你爸你妈叫爸、叫妈呢。”

 

“好吧,你得跟着我哈。”

 

“嗯。”大丫点点头,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

 

“爸!”“妈!”我叫得连我自己都没听清楚,脸越发火辣辣的。

 

“哎——”“哎——”大丫的爸妈同时答应着,脸上笑开了花。

“二丫,我再一次申明,你得叫他一声哥”,大丫拉着二丫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我叫他嘎子哥可以不?”二丫笑嘻嘻地说。

 

“不可以,叫了嘎子,还有什么哥呢?”

 

“姐,你不就比我先出生一袋烟的功夫,我小时候不是还叫你大丫吗?”

 

“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是现在,爸不是经常给我们讲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么?”

 

“好了好了,我叫还不行吗,就叫他亲哥哥。”

 

大丫追赶着二丫,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爸,妈,午饭我来做吧。”大丫一边拴上我妈的围裙,一边对我爸妈说。

 

“还是我做吧,”我妈笑眯眯地说:“你第一次来我们家是客人,应该歇着。”

 

“不,我跟嘎子好,就是自家人了,妈,你们该吃顿现成饭了。”我妈也不再说什么,心里偷偷地乐。早听当媒人的姑姑说大丫如何的美貌、如何的贤惠,今天一见果然如此,看来这谢媒人的墩子肉得砍大一点儿的,最少也得七、八斤。

 

我笑嘻嘻的要去帮忙洗菜、淘米。大丫嗔怪道:“一边儿歇着吧,我妈说了,大老爷们儿,不要管这些小事儿。”

 

吃了午饭,大丫又帮我洗了几件衣服。

 

“鞋就不洗了,”我看见大丫要洗鞋子,赶紧说:“鞋太脏……”

 

“说什么呢,你还当我是外人?”我见大丫有些不高兴了,就依了她。

 

“这就对了。”大丫红扑扑的圆脸蛋上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

 

鞋、鞋垫、袜子洗得干干净净的,整齐的摆放在院坝边的石头上。

 

“今天不回去,行不?”我悄悄地问大丫。

 

“不行!”大丫毫不含糊地回答道。

 

大丫的家和我们家同在一个公社,都住在山上,中间隔着一条河,那条河是必经之地,河里没有船,河上没有桥,只有长长一串石墩子,每个石墩子间隔一尺多,河水从石墩子的间隙里哗哗地流下来,形成人高的一道瀑布,远看煞是壮观,人们称这条河叫跳墩河。

 

“中午下的那场雨很大,跳墩河肯定涨水了,不好过的,要不然……”我说。

 

“别说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在别人家里过过夜呢,不管怎么样都得回去,我妈的家法严着呢。”大丫抠着手指头认真地说。

 

“嘎子,你送她。”我妈其实也怕别人说闲话,她说:“送过了河你就回来。”

 

“嗯,”我点点头。

 

“你走前面,”我说。

 

“不。你走前面。”

 

“既然是我送你,你就得走前面不是?”

 

“别人看见会说我没家教,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走在前面,成什么体统?你快走吧,你的邻居们都在偷偷地看我们呢。”

 

我走在前面,大丫低着头远远的跟着。

 

果然不出我所料,河水涨上来了,石墩上漫过一层浅浅的水。

 

“要不,你看着我,等我过了河,你就回去。”大丫对我说。

 

“这怎么行,我妈一再叮咛我要送你过河去。”我说:“河水这么大,要不我拉着你。”

 

“不行。”我刚要伸手。大丫一下子把手藏到背后说:“让人家看见又该乱嚼舌头了。”

 

“那你小心点儿哈。”说完我就走上了跳墩。浑浊的河水打湿了我们的鞋和裤脚。

 

我边走边回头看看大丫,叮嘱她注意脚下。

 

“哎——呀……”突然大丫脚下一滑,跌落在水里。我赶忙跑过去抓她,脚底一步踏空,也摔倒在水里,河水很快就淹没了大丫,只有一只手在水面上时隠时现,我伸出手拼命去抓她的手,近了,更近了,突然一个大浪打来,我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躺在河边的草坪上,周围站着好多好多的人。

 

“大丫呢?”我一骨碌爬起来:“大丫在哪里?”远处的草坪上围着一群人,人群里有呼天呛地哭声,周围的人也都在抹眼泪。我冲过去,胡乱地扒拉开人群,看见大丫僵直地躺在草坪上,脸色如同一张白纸,我一个趔趄爬在了地上,抓住她那只冰凉僵硬的手,叫了一声:“大——丫”,就又人事不醒了。

 

逢场天,大丫的妈出现在我的面前,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眼中的悲伤还没有完全褪去。

 

“妈。”我怯怯地叫了一声,眼泪又哗哗的流了出来。

 

“嘎子,别这样,都是命,都是天老爷的安排,大丫没那个福分。”大丫妈停了停继续说道:“你看,这爸、这妈你也叫过了,倒不如……倒不如……你看二丫她……”

 

“妈,你别说了,大丫在我的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人都不可以取代的……”

 

一个人突然从旁边大树后跑出来,捂着脸跑远了,肩背微微抖动着,我看见那是二丫的背影。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3809.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