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AG真人

行走的玄机

从丁酉年初一至初五,我们一家人围绕着鲁西平原、冀东南平原、北太行、南太行,转了个大圈圈。行程2000多公里,浏览了平遥、济源、洪洞县大移民原址等几个文化名镇。 多彩的路上风景,别样的〝闻鸡起舞〞。 吃罢年夜饭就出发,在高速公路入口处的老槐树上悬-挂鞭炮,鞭炮炸响的那一刻,我们便在空寂的高速公路上驱车代〝舞〞,开启了丁酉之年的首次〝行走〞。 〝行走〞的玄机于我而言,堪称〝历史典故〞。六十八年前,父母给我起的乳名叫〝跟路〞。〝跟路〞的意味,现在揣思,既像一首诗,又像-种宿命的暗示:跟路一样,跟路什么样?只能是智者见智,仁者说仁了。入小学报名时,老师让报一个学名,当地人叫〝大号〞,我自作主张,给自己起的〝大号〞为:周长行!老师睁大双眼又问了一遍〝就叫周长行啦?〞我毫不含糊地回答:我就叫周长行。 真的,即使是到如今,我也说不清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父母为什么给我起了那个天书般的乳名?7岁的我又为什么能够自立这样一个悠长深远的〝门户〞?即使到现在,也甚感不可思议。 事情就怕回头看。 在我68年的人生之路上比较有点说头的故事,几乎全部跟路有关。九年的求学生涯,全是走读,走了多少里路?我没计算过;21年的军旅生涯,奔走于湘西崇山峻岭中,铺路修桥凿隧道,走了多少里山路,我没计算过;在转业回地方当记者的又一个20多年里,跑新闻跑节目跑资金,走了多少里路?我还是没计算过;退休后热衷于长途跋涉,喜欢旅游,自驾车上的计程器显示是6万多公里······ 因此,我感觉我这一辈子总是在路上行走。我的喜怒哀乐成败得失也跟“行走”息息相关。决定我命运转折的几个节点依然闪烁着路的光芒。〝路〞与〝行〞连起来思索品味,这俩字仿佛就是我的命!我热衷于奔走呼号,向来快步如风,一路豪情。我还特喜欢折腾,一上路,就不能停!临近古稀,依然每天排得滿滿的,写字,游泳,散步,写段子,每天即写即发,嫌短段子不过瘾,又折腾长篇小说·····,总之,換着样儿忙,即使是有瞎折腾之嫌,我也不肯停下来! 总有忙烦,忙昏头,忙痛苦的时候,自己也会发狠心,这是何苦呢?放下吧!可过后,还是忙个不停!自己的迷局自己破解有点难,有时自我端量一番,还叹息不止:咦,你这个人,就是个劳碌命呀! 一个叫赵项林的朋友却说给我:〝任何人的成长渊源都不是宿命,是奋斗和执着······源自于理念的前卫和思想的先行,没有方方面面的厚重积累是做不到的。〞对我在回顾个人奋斗经历时流露出来的〝宿命〞情绪不能够认同。 在我的青少年、中壮年时代,我也是不相信宿命的。狂的不行!锋芒毕露,大有〝天生我才〞舍我其谁的落拓不羁之风范。花甲之后,弄不清从哪一天开始,反省意识萌芽,脸红发烧的感觉出来了,〝后怕〞的阴影也时常掠过心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不善于动心机的人,时常拍桌子打板凳动不动就火窜三丈的人,居然能闯过来,居然还挑战了几次“不可能”,连我自己都有一种荒唐感或恍惚感。 在我3岁那年,我患了一场大病。庄稼人没条件也不大在乎请医生看看。自生自灭,熬,是庄稼人的活命哲学。家人就那么让我病着,直至13天滴水不沾淹淹一息。许多人建议埋掉,只有母亲不肯放弃。老人家天天守着我抱着我。有经验的老人摸我全身凉透了,也没有了呼吸的迹像,就抱来一捆谷子秸准备捆扎我僵硬的躯体。母亲还是不肯放弃。她央求人们别先动手。让她给老天爷磕个头,又喂了我最后一口面汤。 果然奇迹出现,一滴汤水之后,我居然活灵活现的当众坐了起来!乡亲们一片哗然!这件事被母亲和邻居老辈人像故事一般讲了好多年! 〝大难不死〞的现象,既有偶然性,又有神秘性。经历多了,年纪大了,大人物如毛泽东,小人物如我輩之流,林林总总的奇事怪事蹊跷之事捆在一起,摊在面前,久而久之,无神论者们也都哑然。什么叫〝宿命〞,解不了、看不透、挡不住的一切一切,都可以用〝宿命〞两字作结或给以回答! 宿命,是一种玄学,至今还没人在理论上破解它。定数与宿命,迟早会成为一道科学的命题。时间会给我们答案!但是,于我而言,至今依然坚信,人的玄机在“行走”,“行走”的玄机在“不放弃”······ 这是一句老话,但在我看来它无“老”可言,特别是到我老了的时候······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为您提供集团最新官方网站,更高级的VIP服务体验,更多的优惠活动,更快速的存取款时间,专属美女客服一对一服务!

行走的玄机

从丁酉年初一至初五,我们一家人围绕着鲁西平原、冀东南平原、北太行、南太行,转了个大圈圈。行程2000多公里,浏览了平遥、济源、洪洞县大移民原址等几个文化名镇。
多彩的路上风景,别样的〝闻鸡起舞〞。
吃罢年夜饭就出发,在高速公路入口处的老槐树上悬-挂鞭炮,鞭炮炸响的那一刻,我们便在空寂的高速公路上驱车代〝舞〞,开启了丁酉之年的首次〝行走〞。
〝行走〞的玄机于我而言,堪称〝历史典故〞。六十八年前,父母给我起的乳名叫〝跟路〞。〝跟路〞的意味,现在揣思,既像一首诗,又像-种宿命的暗示:跟路一样,跟路什么样?只能是智者见智,仁者说仁了。入小学报名时,老师让报一个学名,当地人叫〝大号〞,我自作主张,给自己起的〝大号〞为:周长行!老师睁大双眼又问了一遍〝就叫周长行啦?〞我毫不含糊地回答:我就叫周长行。
真的,即使是到如今,我也说不清老实巴交的庄稼人父母为什么给我起了那个天书般的乳名?7岁的我又为什么能够自立这样一个悠长深远的〝门户〞?即使到现在,也甚感不可思议。
事情就怕回头看。
在我68年的人生之路上比较有点说头的故事,几乎全部跟路有关。九年的求学生涯,全是走读,走了多少里路?我没计算过;21年的军旅生涯,奔走于湘西崇山峻岭中,铺路修桥凿隧道,走了多少里山路,我没计算过;在转业回地方当记者的又一个20多年里,跑新闻跑节目跑资金,走了多少里路?我还是没计算过;退休后热衷于长途跋涉,喜欢旅游,自驾车上的计程器显示是6万多公里······
因此,我感觉我这一辈子总是在路上行走。我的喜怒哀乐成败得失也跟“行走”息息相关。决定我命运转折的几个节点依然闪烁着路的光芒。〝路〞与〝行〞连起来思索品味,这俩字仿佛就是我的命!我热衷于奔走呼号,向来快步如风,一路豪情。我还特喜欢折腾,一上路,就不能停!临近古稀,依然每天排得滿滿的,写字,游泳,散步,写段子,每天即写即发,嫌短段子不过瘾,又折腾长篇小说·····,总之,換着样儿忙,即使是有瞎折腾之嫌,我也不肯停下来!
总有忙烦,忙昏头,忙痛苦的时候,自己也会发狠心,这是何苦呢?放下吧!可过后,还是忙个不停!自己的迷局自己破解有点难,有时自我端量一番,还叹息不止:咦,你这个人,就是个劳碌命呀!
一个叫赵项林的朋友却说给我:〝任何人的成长渊源都不是宿命,是奋斗和执着······源自于理念的前卫和思想的先行,没有方方面面的厚重积累是做不到的。〞对我在回顾个人奋斗经历时流露出来的〝宿命〞情绪不能够认同。
在我的青少年、中壮年时代,我也是不相信宿命的。狂的不行!锋芒毕露,大有〝天生我才〞舍我其谁的落拓不羁之风范。花甲之后,弄不清从哪一天开始,反省意识萌芽,脸红发烧的感觉出来了,〝后怕〞的阴影也时常掠过心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不善于动心机的人,时常拍桌子打板凳动不动就火窜三丈的人,居然能闯过来,居然还挑战了几次“不可能”,连我自己都有一种荒唐感或恍惚感。
在我3岁那年,我患了一场大病。庄稼人没条件也不大在乎请医生看看。自生自灭,熬,是庄稼人的活命哲学。家人就那么让我病着,直至13天滴水不沾淹淹一息。许多人建议埋掉,只有母亲不肯放弃。老人家天天守着我抱着我。有经验的老人摸我全身凉透了,也没有了呼吸的迹像,就抱来一捆谷子秸准备捆扎我僵硬的躯体。母亲还是不肯放弃。她央求人们别先动手。让她给老天爷磕个头,又喂了我最后一口面汤。
果然奇迹出现,一滴汤水之后,我居然活灵活现的当众坐了起来!乡亲们一片哗然!这件事被母亲和邻居老辈人像故事一般讲了好多年!
〝大难不死〞的现象,既有偶然性,又有神秘性。经历多了,年纪大了,大人物如毛泽东,小人物如我輩之流,林林总总的奇事怪事蹊跷之事捆在一起,摊在面前,久而久之,无神论者们也都哑然。什么叫〝宿命〞,解不了、看不透、挡不住的一切一切,都可以用〝宿命〞两字作结或给以回答!
宿命,是一种玄学,至今还没人在理论上破解它。定数与宿命,迟早会成为一道科学的命题。时间会给我们答案!但是,于我而言,至今依然坚信,人的玄机在“行走”,“行走”的玄机在“不放弃”······
这是一句老话,但在我看来它无“老”可言,特别是到我老了的时候······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3791.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