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玩家互动

快乐的胡达古拉(五十六)

第二十章2、找个帮手 胡达古拉来到文秀家,对文秀说:“有功夫没?” 文秀:“啥事?” 达古拉:“我要去找杠爷的两个儿媳妇,给他们调解调解,把她们家的父子婆媳矛盾解决一下,抄理抄理这个难题。你有兴趣就和我一块儿去,没兴趣就拉倒。” 文秀:“你稍微等我十分钟,我倒饬倒饬就走!” 达古拉:“麻利地儿!倒饬个啥劲儿啊!” 看着文秀又是描眉又是画脸,又是梳头又是照镜子的紧忙活,达古拉感慨的说:“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臭美个啥劲儿!” 文秀一边化妆一边回应:“女人的脸和条啊,是最重要的!老来俏、老来俏,老了不俏没人要!” 胡达古拉:“你还想有人要?莫非还有红杏出墙的贼心?百岁不收拾你才怪呢!”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未经漫长酝酿,荣耀便少了光辉,线上最大赛事,WCOOP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在8/31火热开赛!你准备好迎战保底奖池拥有高达1000万美元的重磅赛事了吗?你准备好为中国夺下一座世界冠军了吗?

第二十章

2、找个帮手
胡达古拉来到文秀家,对文秀说:“有功夫没?”
文秀:“啥事?”
达古拉:“我要去找杠爷的两个儿媳妇,给他们调解调解,把她们家的父子婆媳矛盾解决一下,抄理抄理这个难题。你有兴趣就和我一块儿去,没兴趣就拉倒。”
文秀:“你稍微等我十分钟,我倒饬倒饬就走!”
达古拉:“麻利地儿!倒饬个啥劲儿啊!”
看着文秀又是描眉又是画脸,又是梳头又是照镜子的紧忙活,达古拉感慨的说:“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臭美个啥劲儿!”
文秀一边化妆一边回应:“女人的脸和条啊,是最重要的!老来俏、老来俏,老了不俏没人要!”
胡达古拉:“你还想有人要?莫非还有红杏出墙的贼心?百岁不收拾你才怪呢!”
快乐的胡达古拉(五十六)

文秀:“扯淡!非得有红杏出墙的心才往漂亮了打扮啊!百岁才不会收拾我呢!是他鼓励我这样打扮的!我这是为他脸上有光才这样的。不然,人家说,老板的老婆没品位,多没面子啊!”
胡达古拉:“人要想美啊,想要品位啊,光依靠化妆品可不行!外边抹上去的东西,咋也不如肉里长出来的东西看着顺眼。你看我们乌力吉养的猪,饲料好了,毛稍儿都顺和,看着就俊样。”
文秀:“你损不损啊!拿猪给我们打比方。”
胡达古拉:“这叫‘良马比君子,好猪比文秀’!”
文秀:“你才像猪呢!看你现在准是又胖了,你都该减肥了!”
胡达古拉:“我才不减呢,好不容易吃胖了!怎么能自己和自己过不啊!”
就这样,两人说话搭理的十几分钟后,文秀终于倒持完了。便一同走出文秀家。
她俩来到胖嫂家,刚走进院子,只见胖嫂和她的兄弟媳妇春兰从屋门里迎了出来。原来她们已经等在家里有个功夫了。
“啊!春兰都来了,我们来晚了!”达古拉表示歉意。
胖嫂说:“也刚进屋,我们姐俩正要唠嗑呢,你们就来了。我知道你们俩来找我们,准是有好事,我马上打电话把她传来了!”
“可不是呗,我家里手头上还活计呢,这大嫂子就和催命似的把我给喊过来了!说说吧,有啥好事?”春兰接过话头。
胡达古拉笑了:“你们咋知道我找你们就有好事?”
胖嫂说:“王府村人都知道嘛!”
文秀也笑了:“你们猜猜是啥事?”
胖嫂说:“不就是帮着胡达古拉竞选村主任吗!”
胡达古拉一愣,文秀笑得更厉害了,拥了达古拉一把,对她说:“群众的呼声你听到了吧!看你还端得住?”
“谁说我要竞选村主任了?你们姐俩可是有意思!以为我来找你们来拉选票啊?”胡达古拉说。
“我们的选票还用拉?”春兰说。
“我们这是要参加你的竞选班子!”胖嫂说。
“准是你在捣鬼!”胡达古拉对文秀说。
“天理良心!我可没找她们串联。不信你问她俩。”文秀矢口否认。
胖嫂不解:“问我们俩啥事啊?串什么联啊?”

“就是蹿登达古拉当村主任的事儿!我跟你们说来吗?串联来吗?”文秀说话像打机关枪。
“那你们俩来找我们姐俩是啥事啊?不就是组建竞选班子嘛?别的能有啥事啊?还用文秀找我们串联?我们早就心里惦记着呢。难道你们来不是为这事来的?”胖嫂也一连串的反问。
胡达古拉推一把文秀说:“行了,委屈了。是我多心了。”接着,她又转脸对胖嫂说:“我们来是为了调解你们两家和你们公公婆婆的矛盾。”
“是不是我们孩子他爷爷把我们给告了?”春兰问。
“我还当是你同意竞选村主任,找我们来商量组织竞选班子的事情。原来是这啊!对不起!我们是‘猪八戒摔耙子!——不伺候(猴)!’” 胖嫂说着,还把脸扭过去生气去了。
“哟!哟!哟!啧,啧!刚才还是好姐好妹的呢,一提起公公婆婆就成了仇敌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还不理我们了,至于吗?”胡达古拉赶紧打破僵局。
“是啊,是啊!说起鼓动达古拉竞选村主任,你们都是眉飞色舞。怎么一提公婆,就横眉立目啊!”文秀有些幸灾乐祸。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儿,你们管不了!”春兰说。
“要是还有别的事情,我们就‘瞎子抓蝈蝈——听听’,要是就为我们姐俩个孝敬不孝敬公婆的事儿,那就两座山摞在一起一起!——请出!”胖嫂下了逐客令。
文秀觉得挺尴尬,看看达古拉,达古拉依然不温不火,笑眯眯的坐在那里,自己找出杯子准备倒水。这时胖嫂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过来抢过杯子张罗着给她和文秀倒水。
胡达古拉接过胖嫂递过来的水杯,慢慢悠悠的说:“都说我是个急脾气,你们俩也不比我好多少。说说你们公公婆婆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不问问‘盐从哪儿咸的,醋打哪儿酸的’,值当生那么大的气啊!”
胖嫂长出了一口气:“咳!你不知道啊!我们那老婆婆没那些个挑眼窝刺的事儿,就是我们那老公公,你是记得的,他不但在大正月的,在镇干部来咱们村里开大会时候,在会场上大嚷嚣活儿的不指名的埋汰我们俩,还到赵书记和吴老二那里告我们,不也没咋着我们吗?我们该给的钱给了,该送的粮送了,还想咋着啊!这不又把你给搬出来了。”
文秀问:“原来老杠叔还找书记主任来呢,他们是咋管的?”
春兰抢着说:“别提啦。那赵书记还算客气,找我们问问情况,劝劝我们,没说什么呛肺管子的话。最可气的是吴老二!净说些个老掉牙的规矩理儿,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
胡达古拉:“都说些啥老掉牙的规矩理儿,给我们说说,我们也开开耳朵!”
文秀:“对!快说说。”

胖嫂手掐腰板模仿二叔讲话说道:“你们知道吗?‘百善孝为先’!女人家孝敬公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让公公婆婆这告那呈的,你们知道丢人不?”
春兰也转来转去的学着二叔的样子摆划:“你们咋不往好的学啊!天底下就没有有不是的父母!全王府村当媳妇的就你们妯娌给我长了脸了!”
胡达古拉和文秀听着都笑了。笑完了,胡达古拉说:“话是硬了些,也没啥大毛病,你们也不至于一点儿盐津儿不进啊!”
胖嫂说:“咳!也不是我们一点儿盐津儿不进。谁不知道当个孝顺媳妇闹个好名声啊?在乡亲邻居面前站得直直溜溜的,自家的汉子也稀罕自己,也省得他们天天的噜嘟着脸子。可是,我们那老公公不是那样的,他还想和旧社会那样,拿着儿媳妇当奴才、受气包,谁受得了啊?”
胡达古拉:“那你们的老公公是哪个样的啊?”
春兰抢着说:“这好像是我们这当儿媳妇拉舌头扯簸箕,给外人告诉老人的不是似的。也实在是气人,不说别的,就说我们那老公公,天天净说些个横卜啷子话,气得你没法没法的!”
文秀问:“都说些什么横卜啷子话了?”
春兰回答说:“比如说,饭要是连着做几顿一样的话,就该说话了:‘这是差了食儿不下蛋啊!’有时候晚上饭做得清淡了,就该说了:‘这是喂兔子啊?’”
胖嫂接过话头:“最为可气的是,有一回我窝窝头翻个——显大眼儿,去商店给我们老婆婆买了一件衣服,送过去说:‘过几天有办喜事的,你们辈分高,得随份子去,换上这件吧,咋也是新的。’哪想到,我的好心成了驴肝肺,让我们老公公一句话说得我的心是瓦凉哇凉的!”
胡达古拉问:“什么话,让你那么伤心?”
胖嫂说:“你们都猜不出来我们老公公说些个啥话!他沉着脸说:‘你们没给她买衣服穿,我也没让她光着腚!’”
文秀拍手笑道:“这不是不知道好歹嘛!”
胡达古拉也笑了,说:“这话也就是‘杠爷’能说得出来。”
“要不咋说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呢?胡达古拉妹子,我承认你有能力,心眼也好。有功夫管管别的事儿去,可别掺和我们家的事。就我们那老公公,那是‘气死木匠,难死画匠,愁得吹糖人的为他哭了半个月’!反正我们也不缺他们吃喝,不缺他们花钱,你就离他远着点算了!你在他身上落不出好来!如果那句话高了,那句话低了的得罪了他,他给你在全村里乱嚷嚷,你就甭想竞选村主任了!”胖嫂滔滔不绝的开导达古拉。
“谁说我要竞选村主任了!都是你们爷们儿嚷嚷的!”达古拉转脸对文秀说。
“这可不关文秀她们的事。要想选你当村主任的人可不在少数!你可得注意点儿你的形象,少干点儿得罪人的事吧!哪怕是等选完了你再抄理这些个费力不讨好的事吧!”春兰也发表自己的见解。
“得,得,得!让你们姐俩这么一说,我为了竞选村主任,还就啥事都不管了呗?再说了,给你们家调节调节矛盾,咋还会得罪人?”胡达古拉也不示弱。
胖嫂一撇嘴:“谁不知道你,大年三十去给人家‘焗锅’接回媳妇来,让人家抡脸掉腚的的损着挖(苦)着?”胖嫂故意揭达古拉的短,戳她的痛处。
“所以嘛,你必须站出来跟吴老二试把试把!”文秀觉得有机可乘。
胖嫂和春兰妯娌俩也随声附和。
“好啊!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呢!也就是说,我如果不同意竞选村主任,别的事情就没得说了?”胡达古拉说。
胖嫂说:“只要你答应参加竞选,你说啥我们都听!”
达古拉笑了:“可别说漂亮话了。就给你们调解调解矛盾,你们还不给面子呢!”
“不说这件事。别的事,是啥事都行!你是指向哪里,我们打到哪里!”春兰。
“要那么说,我还非就不参加村主任的竞选了!还就想给你们说说你们和老公公的事儿。”胡达古拉半真半假的搭腔了,稍微停顿一下,又滔滔不绝说起来:
“你们俩说了老公公一大堆不是,那么你们自己就一丁点儿的毛病也没有?再说,那可都是前几年的事了。现在人家老两口可都老了,‘树叶落在树底下’了,孤独寂寞,成了‘弱势群体’了,你们也都冷落了人家这些年了,也该缓和缓和了,要大度,要宽容!别说我不想竞选村主任,就是想要竞选村主任,给你们说和说和,你们还就记仇,不选我了?你们说,是不?”
胖嫂和春兰都低下头了。
“其实,我还就愿意干这些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就说是给朝鲁接媳妇这事儿吧。我虽然年没过好,还让吴二叔给挖苦了一顿,可是我把朝鲁两口子说好了啊!小乌云高兴,她奶奶也高兴,还是利大于弊啊!”达古拉接着说。
“虽然你们不愿意听,可是我还要给你们嘚卟几句。虽然你们老公公嘴损脾气臭,你们的男人也都对你们冷落他的做法也不说什么。可是人家毕竟是亲父子爷们啊!再不济,那也是他亲老子亲娘啊!人家当儿子的嘴里不说什么,不代表人家不想什么啊!”
“为了你们小家庭的和睦,为了给孩子做个好榜样,我劝你们缓和缓和和公公婆婆的关系。”
“话呢,我就说这份儿上就得了。‘明人不用细讲,响鼓不需沉锤。’你们都是‘透亮杯’似的明白人,该咋做,你们拿摸去吧!”
胖嫂和春兰两人都连连点头。
胡达古拉说完,对着听得出了神的文秀说:“咱们走吧!”
文秀一愣说:“就走了?”
“话说完了,可不就走呗!”
胖嫂和春兰齐声说:“别走啊!吃了饭再走吧,我们这就去收拾炒菜去。”
胡达古拉说:“别忙活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胡达古拉和文秀走出院外,文秀看送出来的妯娌俩摆手送别回院子了,便迫不及待的跟胡达古拉聊了起来:“行啊!真有你的!”
“咋了?看你大惊小怪的!”胡达古拉问。
“知道你能说,没想到你这么能说!把这妯娌俩都掰划住了,我服你了!”文秀由衷的赞叹。
胡达古拉:“那你就磕头认师傅!”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36641.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