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AG真人

我在文字修补的“断桥”上与他重逢

从部队刚转业那几年,时常会想到他,碰巧了和战友聊天时会因什么话题也把他扯进来。
但到后来,没有了电话联系,不知道他在何方,打听多次,无果,就不再白搭功。日子就这样沉淀也沉静下来。颇有点相忘于江湖的感觉。从此,说到他、想起他的机会渐少,似乎也没有了”偶尔″,几近于”无”。隔膜把我们拉黑。
天各一方的一些战友之间的失联,大抵如此。而恢复了联系的故事呢,也就各各不同奇奇怪怪了!
这几年,我出奇地热衷于战友聚会,不失时机地打听各地战友的消息,还兴匆匆地去看望过一些战友。来来去去,友情复活,佳话频出,灵感喷涌,花花搭搭接二连三地写下了至少十几万字的相关文字。
哪知这些文字正悄悄地修补着战友之间的“断桥”!出现在这座桥上的竟然也会有他。
今年春天的一个日子,他在微信群里突然现身,大有白驹过隙之势!但他却在我一篇文章的尾巴上留言道:长行兄,读您的文章让我泪流滿面!我为老兄如今局面深感欣慰!署名”史建中”!
他这一梭子“子弹”打过来,既令我卒不及防,却又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三十年不见了呀,你这是在哪儿啊?可他只是冒了个泡,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迅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惊一咋,转头又是一个空!
可惜可叹呐!再联系又是无果!但这次我却没有理由绝望:一,他还有闲情逸致读我的文章,足以证明他活得相当滋润;二,他还能泪流满面,说明他还是那个燕赵汉子;三,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三”,分别多年他还想着并关注着我这个老战友,关注到每一篇文章。态度决定一切,他说他每篇都读得认真而动情,着实让我感动。由此可见,久别重逢,也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道具”,制造那么一点“动静”!
分析好,大有益。我判断,他一定会与我再次联系!因为我还写着,他一定还在读着!于是,我写作得更加来劲,感到我的写作与他的倏然现身构成了一种因果!好像我的文字会开辟出让人大喜过望的领域。我正在制造着网络天下友人的动静。又收获到一条写下去的理由!
果然,不出所料,在电视片《我和我的战友们》(以下简称《我》)播出后,在发表了《视军人如弃儿》等一系列为军人鸣不平的文章之后,7月18日上午,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号码映入了我的眼帘,想不接来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他上来就说:周兄,我是史建中啊!听罢这句话,恍然如梦,我呆楞了瞬间,彼此“留白”那么一会儿,随即就攀谈起来!他说,他还是很喜欢一字不落地看我的文字,篇篇件件都看,看过《我》之后又是泪流滿面得一塌糊涂。为了让更多的战友泪流满面,他一口气又转发了好几个群。这一转发还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有一位叫王清华的摄影师战友表示要向我捐赠石福炳的几幅老照片。石福炳是我在《我》中讲过的一位曾经享誉二炮部队的老英雄。
史建中还讲了他与我分别后的一些经历和变故,谈着谈着又是感慨万端,不胜唏嘘,泪流满面起来。他告诉我,他现在定居在深圳,生活知足而快乐,等等!
我们这次聊了个把小时,之后互相加了微信,留下了电话,算作久别重逢吧!我们都坚信,从此,再也不会中断联系。
如今,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微信上互相发转一点东西,或写上几句想说的话,尽管说的东西各有不同,但却一字一句总关情!这个“情”字的味道,往往都是在感叹中抒发出来的。我们已经进入又感又叹的人生季节,两个老兵的感叹,心有灵犀一“叹”通,无异于一曲军人情怀的“打靶归来”歌。悲欣交集,深情难抑,沧桑岁月已使我们的泪腺变得脆弱,再也经不得某些东西的触碰,怪不得我们一不留神就会泪流滿面起来······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为了让玩家有更多的桌台选择及游戏体验,6UP进一步推出在亚洲最具人气真人娱乐平台—AG旗舰

我在文字修补的“断桥”上与他重逢

我在文字修补的“断桥”上与他重逢

从部队刚转业那几年,时常会想到他,碰巧了和战友聊天时会因什么话题也把他扯进来。
但到后来,没有了电话联系,不知道他在何方,打听多次,无果,就不再白搭功。日子就这样沉淀也沉静下来。颇有点相忘于江湖的感觉。从此,说到他、想起他的机会渐少,似乎也没有了”偶尔″,几近于”无”。隔膜把我们拉黑。
天各一方的一些战友之间的失联,大抵如此。而恢复了联系的故事呢,也就各各不同奇奇怪怪了!
这几年,我出奇地热衷于战友聚会,不失时机地打听各地战友的消息,还兴匆匆地去看望过一些战友。来来去去,友情复活,佳话频出,灵感喷涌,花花搭搭接二连三地写下了至少十几万字的相关文字。
哪知这些文字正悄悄地修补着战友之间的“断桥”!出现在这座桥上的竟然也会有他。
今年春天的一个日子,他在微信群里突然现身,大有白驹过隙之势!但他却在我一篇文章的尾巴上留言道:长行兄,读您的文章让我泪流滿面!我为老兄如今局面深感欣慰!署名”史建中”!
他这一梭子“子弹”打过来,既令我卒不及防,却又像抓住了一根稻草。三十年不见了呀,你这是在哪儿啊?可他只是冒了个泡,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迅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惊一咋,转头又是一个空!
可惜可叹呐!再联系又是无果!但这次我却没有理由绝望:一,他还有闲情逸致读我的文章,足以证明他活得相当滋润;二,他还能泪流满面,说明他还是那个燕赵汉子;三,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三”,分别多年他还想着并关注着我这个老战友,关注到每一篇文章。态度决定一切,他说他每篇都读得认真而动情,着实让我感动。由此可见,久别重逢,也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道具”,制造那么一点“动静”!
分析好,大有益。我判断,他一定会与我再次联系!因为我还写着,他一定还在读着!于是,我写作得更加来劲,感到我的写作与他的倏然现身构成了一种因果!好像我的文字会开辟出让人大喜过望的领域。我正在制造着网络天下友人的动静。又收获到一条写下去的理由!
果然,不出所料,在电视片《我和我的战友们》(以下简称《我》)播出后,在发表了《视军人如弃儿》等一系列为军人鸣不平的文章之后,7月18日上午,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号码映入了我的眼帘,想不接来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他上来就说:周兄,我是史建中啊!听罢这句话,恍然如梦,我呆楞了瞬间,彼此“留白”那么一会儿,随即就攀谈起来!他说,他还是很喜欢一字不落地看我的文字,篇篇件件都看,看过《我》之后又是泪流滿面得一塌糊涂。为了让更多的战友泪流满面,他一口气又转发了好几个群。这一转发还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有一位叫王清华的摄影师战友表示要向我捐赠石福炳的几幅老照片。石福炳是我在《我》中讲过的一位曾经享誉二炮部队的老英雄。
史建中还讲了他与我分别后的一些经历和变故,谈着谈着又是感慨万端,不胜唏嘘,泪流满面起来。他告诉我,他现在定居在深圳,生活知足而快乐,等等!
我们这次聊了个把小时,之后互相加了微信,留下了电话,算作久别重逢吧!我们都坚信,从此,再也不会中断联系。
如今,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微信上互相发转一点东西,或写上几句想说的话,尽管说的东西各有不同,但却一字一句总关情!这个“情”字的味道,往往都是在感叹中抒发出来的。我们已经进入又感又叹的人生季节,两个老兵的感叹,心有灵犀一“叹”通,无异于一曲军人情怀的“打靶归来”歌。悲欣交集,深情难抑,沧桑岁月已使我们的泪腺变得脆弱,再也经不得某些东西的触碰,怪不得我们一不留神就会泪流滿面起来······

我在文字修补的“断桥”上与他重逢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306.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