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玩家互动

水乡与山村(一)

水乡与山村 我的家乡是一个山水相依相伴的小村庄,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思蒙。在这里,我且称呼它为“水乡”吧!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家乡,总是会有说不尽的回忆与思念。

欢迎您访问网址6up官网扑克之星【www.6upks.com】,未经漫长酝酿,荣耀便少了光辉,线上最大赛事,WCOOP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在8/31火热开赛!你准备好迎战保底奖池拥有高达1000万美元的重磅赛事了吗?你准备好为中国夺下一座世界冠军了吗?

水乡与山村

 

我的家乡是一个山水相依相伴的小村庄,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思蒙。在这里,我且称呼它为“水乡”吧!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家乡,总是会有说不尽的回忆与思念。

“水乡”,并非江南那般小桥流水,绕着白墙黛瓦,缓缓荡荡。如果你在地图上去找,并不能找见“水乡”这个名字,因为它真的只是很小的一个小村庄,但是它确实是存在的,它隐藏在祖国大地的中部,就在作家沈从文先生故居的附近。我爱我的家乡,就如同对文字的爱,这份爱不会因为我与她的距离远近而产生变化,这是一份恒久而深沉的爱。

最初的水乡有一条十米左右宽的小溪,溪水清且浅,溪底的石头明晰可见。小溪的左岸散落着一些错落有致的木房屋,右岸是许多稻田,稻田的最里边就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脚下依稀也有些人家,那边的人家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条小渔船,每逢赶集日(农历四、九赶集),他们总会划着自家的小船悠悠荡荡地飘过来。儿时的记忆中,最深刻的画面就数那水、那船、那人了。

我的窗子正对着河,对着山,我常常会坐在窗前,望着溪水,望着山峦,或哼着小曲,或画画小画。山顶上有几棵松树,却见不到人家。我常常奇怪那几棵松树是怎么长出来的,多么想过去看一看他们。他们的生命大概要比人长久吧!家乡的山并不高,却也是独特而富有韵味的,当地人自豪地称呼我们的家乡为“小桂林”。有一天,当我在语文课本上,看到桂林山水的图片时,并没有多少羡慕与惊叹,而是对这个生我养我的水乡有了更深的感情。

 

 

夏天,人们并不是在鸡鸣声中醒来,而是在一声声“棒槌声”中被催醒。所谓“棒槌声”,那是晨起的洗衣妇在黎明时分,在河边捶打衣物的声音。许多大一点的孩子,会帮着家里做些家务活,所以你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一个个女孩子挽着裤腿,在石阶上搓洗衣服,岸边传来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捶打声”。午后,我和姐姐常常会去溪里翻螃蟹,清凉的溪水流过皮肤,是那么温柔又亲切。虽然翻不到几只螃蟹,但是常常在抬头间,看到对岸青青的禾苗,微风轻轻吹来,明丽的阳光洒在田埂上,泥土里泛着勃勃生机,心里自然觉得一片清朗。

外婆在山上种了一块西瓜地,暑假期间,我们几个小孩子各带着一个大蛇皮袋子,跟着外婆去山上背西瓜。舅舅总是会和我们打趣,“看谁背的瓜多,谁背的瓜就是谁的。等回家了拿着勺子,一个个地挖着吃!”爬到山顶,早已气喘吁吁,沿着瓜藤找熟瓜,迫不及待地握紧拳头,一拳一个,直接用手瓣掉瓜皮,啃着红红的瓜瓤,甘甜的西瓜汁沁入心脾,夏日的滋味在这一刻尽显——那样的吃瓜方式,从此再也没有过。许多年后,再去爬外婆家的山,尽管山上已经不再种西瓜了,却发现原来这座山的高度不过如此。

奶奶家,大伯在山坳里种了一片葡萄园,葡萄成熟之际,需要有人守着,大伯便在小路边搭了一个简易的篷子,并把家里的竹席搬了过来。白天,堂姐堂哥守着葡萄园,晚上,大伯会在这里过夜。周末时,我也喜欢过来玩耍,和堂姐堂哥一起看守着葡萄园。坐在竹席上,才发现大伯搭的这个篷子地理位置极佳:竹席底下有一条水沟,旁边有几棵葱郁的松树,正好挡住了正午的阳光。看守葡萄园,主要不是防人,而是防鸟。山里有许多鸟儿,它们喜欢来啄食葡萄,可爱的鸟儿在这时竟成了我们要防守的敌人。温柔的堂姐是个很勤快的人,十分警惕地注意着鸟儿的动静,鸟儿的声音还在上空盘旋,就听到了她的驱赶声了,“哦——曲——哦——曲——”。有时候,我们自己会下到园子里面摘葡萄,吃完葡萄的手上沾满了天然的果汁,黏黏的,便直接在水沟里洗手。吃饱了,我们便躺在竹席上看蓝天,看白云的变化多端。那是第一次认真地观看云朵的变化,像跳跃的兔子,像奔跑的马儿,像机灵的猴子,像一辆马车,像一棵大树······

 

水乡与山村(一)

秋天,田野是一片金黄色。我不知道,如果梵高看到这样诱人的稻田,会画出怎样一副生命蓬勃至爆发的画面?辛劳过后,人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之中,小孩子却自有他们的乐趣。收完了稻谷,田野里随处可见一堆堆圆锥形的稻杆,正是这些散落在田野里的稻草堆,构成了一道富有生趣的乡间景象。就是这个时候,拾稻穗的小姑娘出现在人们的眼里。我和姐姐,还有邻居家的小伙伴,会一起去小溪对岸的田野里捡拾人们收割时无意落下的稻谷。然后,用稻草点燃一把小火,把一粒粒稻谷丢进火里,只等听到“噼啪——噼啪——”的响声,就可以从火堆里挑出白胖胖脆生生的米粒了。

这个时节,外婆家山上的板栗熟了。板栗轻易不可摘下,只能用棍子打下来,再戴着手套,捡回家后,再慢慢剥开里面的果实。贪吃的孩子在山上就想着吃了,一不小心就被刺到了。有经验的农人会利用山上随手可摘到的树枝,撬开板栗扎手的外壳,尝到里面嫩嫩的板栗肉。尤喜欢吃炒板栗,而母亲又是一个勤劳的妇人,把一个个鲜板栗都用刀划一刀口子,再放在锅里闷炒。要想吃到美味,等待是不可少的。炒板栗得用小火,慢慢地让热气进入到板栗肉里,在你不知不觉中,就会闻到板栗飘香了。

爷爷种了满山的橘树,秋季,又到了小小黄灯笼挂满枝头的时候了。全家男女老少都动员起来,到山上摘橘子。橘树并不很高,许多枝头挂满果实,都谦虚地弯下了腰,小孩子因为个子小,依然可以在橘林里跑来跑去,来去自由。小孩子多喜欢爬树,矫健的小身子一下就爬到了枝头,树枝悠悠地上下颤动。大人们都担心小孩会掉下来,我们却毫不知危险,满心欣喜——自己摘到了树枝顶头那个最温暖最甜蜜的大橘子。当然,免不了在树上边摘边享受美味。爸爸和大伯扛着梯子,选好位置,在橘树下架起来。看到他们这样的架势,我们不免心生羡慕,居然还可以这样爬得高高的?摘完了这棵树,我们几个小孩子就迅速地下来,又爬到梯子上,学着大人的样子,“咔嚓——咔嚓——”,剪下一个个饱满金黄的果实。摘了大半日,看到摆在地上的箩筐,一满满箩筐的橘子,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每个人心里的喜悦都毫不掩饰地显露在脸上。劳动让人富足,让人快乐。

爷爷家有两个房间是专门放橘子的,不同种类的橘子会放在不同的地方,而爷爷家橘子的品种起码有五六种,蜜桔、碰柑、南丰蜜桔、橘红、冰糖柑、血橙。摘了橘子,我们成了包橘子的小工匠。一个个手脚麻利,两三秒钟包一小袋,一个小保鲜袋里会装三四个橘子。为了鼓励我们加快包橘子的速度,奶奶笑着说:“你们自己数着,看一共包了多少袋橘子,到时候奶奶给你们发工资!”这下,我们包得更起劲了。

 

 

那一年,我十二岁。

此刻,我正在远离家乡的一个小山村里,写下对“水乡”的念想。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6UP官网(6UPKS.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6UP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upks.com/14181.html

作者: 6UP官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